看董桥是一种玩物丧志

正当中国流行“反三俗”之时,朋友提倡“挺三看”。“三看”指的是:『要看懂一个人,先看他看的是什么书。』朋友见过不少达官贵人、流氓地痞下三烂,与黑白两道甚至无间道打交道,可谓阅人多矣。但毕竟是一介书生,学识渊博,书通二酉,深信大酉山和小酉山的山洞里边,藏的是书,即便是世界两极的人种,心里藏的是书,书里道的是人。看一个人读什么书,大抵上揣摩出这个人的底细。

比方说,一个人看的是《赚钱跟吃饭一样容易》、《别让钞票变成废纸》、《一分钟推销人》、《不用出门跑业务,业绩照样No.1》、《就算是身价一亿,还是超想学的商品销售术》,估计这个人还未赚到他的第一桶金,和任何充气或不充气的政策沾不上边,更甭说身价一亿。这样的人以为读读捷径书,就能一竿子把他支到林国泰那儿去。

假设你床边搁着的书,是《我的爱如此麻辣》、《爱你一万年》、《太近的爱情,太遥远的你》、《我回来寻觅你》、《下一页,爱情》,这个女人不但还未找到爱情,她找的或许不是爱而是梦。我是男人的话,约会这个女人之前,一定会掂量再掂量。但是读者若是男的,我劝他去做哈佛性向测验,确定一下自己的性取向。

如果你看的是《逐光者》、《如今妳的世界永远是黑夜》、《先知+先知再临》、《点亮幸福微光》,我怀疑你的住处时常停电,或者亮着200瓦的灯,你依然戴着黑眼镜,心灵期待开光。这样的人,只有他的黑夜里没有月亮,而他总是在白天寻找光芒。

如果你把孩子送到学校了,回家泡一杯咖啡,很舒服地窝在软软的沙发上,看《孩子的气质你最懂》、《当孩子的麻吉》、《小学时期的阅读能力决定一生的成绩》、《让孩子觉得我很特别的101个方法》、《管教啊,管教》,我有点担心你孩子恋爱时你会心乱如麻,他离开家时你心若死灰,老了等不到孩子的电话结果心神交瘁,从此不读书了。

不是我瞧不起人,只是以上的书我都没读过。俗语说Don’t judge a book by its cover,那我的阅历只允许我想起董桥。董桥的书我几乎收集齐全,近日买了一本牛津出版的精装版《记得》,翻了几页后,抬头望着窗外的柳叶感叹:曾经,看董桥是一种修心养性;如今,看董桥是一种玩物丧志。

(本文刊登于25/8/2010《东方日报》龙门阵

评论

董桥的文字,王世襄的玩物,似乎让人读了忘记现实之痛。其实里面都有我们华人的有情世界。有情的东西,可以在乱世安憮人心。很好啊~
杨艾琳说…
看来我得来一篇了,哈哈。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平凡人护平凡人

现在还摇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