浑身解数消费迦玛

一个挺翁和反华教的主持人,怎么可能赢得百万听众的心?但是,如果迦玛真的有百万粉丝,利用迦玛一回又何妨?

这个说法可成立与否,视乎言论的动机在哪。这里不谈只骂迦玛而无建设的意见,健康的评论目前分为三类。有一众乃借题发挥派,因国情而纳闷,从而转换为激情的呐喊,在汪洋中捉住任何浮木,把它当一艘救命的大船,但愿它带领群众上岸;有一众则指桑骂槐,说明迦玛不代表言论自由,言外之意988属私人产业,权力更替员工撤换理所当然,何来的言论自由之说?还有一众是老气横秋派,道出拥护迦玛的目标,应更实际地转移到反政党垄断媒体,因为那才是大课题。

其实这些话都没错,没有谁是红脸谁是黑脸之分。那么迦玛到底有没有利用价值呢?当然有,因为我们差点忽略了最关键的一众,就是庸众。评论人是小众,平凡人是大众。所谓“千人挤爆988噤声风波讲座”、“起立时获得如雷掌声,长达5分钟之久”,绝非评论人所为,是平凡人才会玩人浪嗨翻天,是庸众才会相信名人。

一个迦玛噤声事件搞得撼地摇天,可是,电台电视台发生这种事也不是第一回了。若你吃的是这碗饭,在强烈的竞争力之下,不挺主子莫非挺奴才?若换了主子,大可选择低调婉转地改变立场,为了养妻活儿嘛,没有人会严加斥责。若不便转换立场,或无法转换立场,忍气吞声轻轻带过,低调处理毕竟是一贯的做法。

可是不行,因为迦玛除了是个主持人之外,他还是个时评人,他不止是个时评人,还是个人气直升的名人。庸众在很多时候,需要的不是精确的分析,而纯粹是寻求精神归属。假设你不苟同迦玛挺翁和反华教,觉得在这前提下挺言论自由是助纣为虐,相等于挺迦玛他挺翁、反华教,那实际上你所谓的言论自由,是设置在你的立场和观点的框框内,这样的言论找不到自由。

试问谁没利用迦玛?“捉浮木派”利用得坦坦荡荡:不苟同迦玛的言论,明说了;借迦玛捍卫言论自由,明摆了。“指桑骂槐派”口气事故一些,表面上看来是指迦玛不懂游戏规则,实际上不也在利用迦玛捅政党,谁说没有私心?至于“老气横秋派”,先摆出一贯的教父姿态,借迦玛个案说明此事微不足道,大标题打的,该是电台电视台背后的政经利益关系,如何危害公众权益。这里,迦玛个人被消费了,迦玛现象却被式微了。

庸众其实不太爱动脑筋,反而容易动感情。迦玛善于利用“迦玛”,操纵庸众制造有利于他的局面,作为一个主持人,他没有错。外来的势力利用迦玛借题发挥,纵然言论有所冲突,想必都不志在忽悠庸众,反而想影响庸众,引领庸众。即便各有私心,洞幽烛微,大家不都朝着同一个大方向。

(本文载于《当今大马》26/8/2010稿)

评论

moot说…
哎呀,我是“捉浮木派”。
杨艾琳说…
你似乎很开心耶。
moot说…
原本是被人叫“借机而发派”, 加多个“捉浮木派”也不错。我喜欢吃派, 来多几个。
匿名说…
“捉浮木派”利用迦玛?你太爱动脑筋了!
二百万听众粉丝挺迦玛!
杨艾琳说…
鄙人分类的是时评人,当然不排除有时评人粉丝。如果一昧针对人而忽略了背后的议程,恐怕只会套在框框里走不出去,更何况是理性的认知大方向,而不耗神耗时地原地踏步。
還是老話一句,這些事要掉轉來看才能看清楚的。所以,我也懶得動腦筋,看不明白,也就算了。只怕太久了會麻木呢~
moot说…
"如果一昧针对人而忽略了背后的议程,恐怕只会套在框框里走不出去"

把课题转去解放公共电台空间,对某些评论人来说,是老鼠拉龟。你这么一说, 林放大叔又来对座入号了。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平凡人护平凡人

现在还摇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