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房笑话

说实在的,吵吵闹闹了半辈子,想找个安静的地方还真不容易。A每个周末家里人来人往,亲戚朋友车水马龙,想静静的喘口气都不行。D总是等夜深人静,家人都入睡后,才从床上爬起来,看书写字。C劳碌的这些日子,也不知为啥,就一股劲的冲,冲到咳出血了。A诡计多端,想了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把C送入医院,一来可以休息,二来可赎保险金。大伙儿笑了,居然为了C的血痰乐了。

然后几个呆子窝在病房,这边讲故事,那边咳个红脸的,这边帮那边倒茶倒水,乐此不疲。C连讲带咳的把“看”前生今世的经历娓娓道来,煞是有趣。大伙儿把他前生是那个他她今生又是那个他的她关系搞得乱七八糟。这种灵媒的事尽把糊涂人弄得更糊涂。

D唯恐天下不乱,讲了一段活见鬼的故事,虽然没有青面獠牙,却形容得个个毛骨悚然。讲完了才想起,唉呀,C今晚自个儿在病房过夜,夸得过火了吧。

现在的医院一点都不苍白,苹果绿的墙挂了幅抽象画,窗子底下长长的椅软软的垫,睡个八尺高的大汉还嫌太舒服了呢。摆上一架液晶电视,播放Astro节目琳琅满目。花俏的印裔医生晃着膀子撒一地的花瓣推门进来,用花香讲解肺炎的细节,听得吐出来的痰也开成了花。手里的X光片黑底白影的画成漫画,C的肺炎几乎变了笑话。

我们这种朋友够损了,把快乐建立在好友的痛苦上。都怪日出日落太热闹了,难得有个静静说话的地方,难得有个相聚交心的地方。其实在这繁华的都市里,我们都很寂寞都很孤独,生病成了最好的一个藉口。只是笑话吞进肚子里,很难消化。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平凡人护平凡人

不想忘记的那一些年:记杨建正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