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所不当然



在公园跑步,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当我顺时方向跑时,其他人都逆时而跑。一天如此,两天如此,结果发现每天每个跑步散步的青年老人都如此。据说地球的这一边水流向洗涤槽排水管是朝顺时方向转的,而地球另一边则反方向。我科学向来不好,想事情往往不合逻辑。原理如何管不着,却对迎面而来的每一张脸每一个表情感兴趣。怎么他们不觉得跟着别人屁股跑呀走呀纳闷,我和他们的擦身而过如春夏秋冬变换无穷,每个面孔迎面一阵微风。


玩音乐的人都会把曲子从第一个音符奏到最后一个音符,完美结束。大学就有个同学专搞反派的,拿了首爵士名曲从最后掉转弹到开头,好玩极了。我小时候也试过背向钢琴,双手十指颠覆弹了完整加伴奏的“玛丽有只羊”,过后背酸了好几天。当然也试过蹲在钢琴底下,双手伸在头顶同样的十指颠覆弹歌,脑袋对音符声音的记忆得从新调整,惯性的作风因此从新适应。


人挣到钱就买汽车洋房,生活稳定就婚嫁生子,书读得不错就出国深造,女人没做事就一定在家煮饭,男人没事做肯定吃软饭,说你自由老公一定爱你,说你花心老婆一定管你,被人发现隐私就关进牢房,被人挑战就造谣当枪弹, 被人中伤就反咬一口要你好看。这一切都理所当然,惯性思考锵一声铐住了独立的想法,把人都归成一类了,所有反应都在意料之中,枯涸乏味。


如果戏演得平凡突然意外结束,相信你会拍案叫绝。人红到某个程度突然跳楼自杀,相信你会永远记住。如果政绩平庸突然取消内安令,相信你会从今敬重。如果争锋相对突然谦逊让步,相信你会屈身降服。如果理所当然突然理所不当然,相信世界从此进步,人类从此跨大步。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平凡人护平凡人

不想忘记的那一些年:记杨建正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