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泡与女孩

车开到十字路口,交通灯转红。住了几十年,她对这城市还不是很适应。广告牌、海报、墙上的涂鸦,写着关于男人女人和名人的粗口。尽管它们很努力的想吸引人注意,她漠然走过,目光不曾驻足。隔着玻璃窗专注的看着空荡的夜晚,除了有一两个人影闪过,这真是适合张着眼作梦的情景。

如此幻想着,没察觉灯转绿了。后面的车按了声喇叭,她猛然间忘了自己在哪里,很自然的踩下油门,朝着人潮那一边驶去。时间不早了,但是街边的小吃档越发热闹。大炒的火焰一跳一跳的晃着,档前穿得很少腰肢纤细的女郎笑得酥胸颤动,使得周遭馋涎的眼光吞噬着粿条以春色下菜,怎么知道这邪恶的念头,没一会儿就被呼啸着的救护车迅速的碾过了。

拐弯驶入窄小的僻巷,面前是没有车没有人的荒凉。路边堆着箱子和被人遗弃的东西,剥漆低垂的铁门像秘密般紧密封闭。她惊悚的打了个寒颤,拉着排挡转身后退,一回头眼角闪过一股眩眼的亮光,似乎导演的摄影机把焦距对准她,麦克风转向她,要她即刻摆出表情,即刻回应说话。紧急煞车,她怦然靠在椅背,吸口气。

一个小女孩站在路中央,一圈圈的肥皂泡,轻轻的上扬。远处惨淡的街灯映射,令泡泡罩上怪异的黄晕。女孩手中夹着吸水管,沾了沾搁在身边的一桶液体,朝空中吹,一组肥皂泡轻飘飘飞舞起来,由巷口飘过屋顶,蔓延到天线电线,绚丽的在邪恶的气氛中散开,各自飞去。

她开门下车,分不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只有小女孩和她的肥皂泡,纯真的笑容和脆弱的虚幻。她拾起倒在路上的一盒洗洁剂,打开盒子不由自主的往路边的水渠倒、倒。黑黢黢的水渠顿时铺盖了一层白色的粉末。

———你看,你看!———小女孩指着水渠喊。

水渠里的污水冲着洗洁剂,形成一个个泡泡,逐渐膨胀,变成很多个大泡泡。空中刮起一阵寒风,把肥皂泡吹离了水渠,随着风在空中飞扬。

巷尾的大街一片喧噪,所有执拗的念头所有徘徊不去的欲望,这时都化成诧异的叫嚷。———啊!———泡泡很巧妙的诱哄这群人,小贩、行人、色情男女、商贾政客,每个人都相争追逐,双手抓捕空中的虚无,为彩虹般的一堆气球,牵不到绳而纳闷急躁。

她站在两栋建筑物之间,夹着狭窄的一线天。在这压缩的城市里,混合着水泥和柏油的表面,综合着干燥与潮湿的气味。小女孩和她不理睬了,她们有很多理由兴奋。当人群在盘算如何追寻霎那间的惊喜,她们在噗一口气幻灭之间,制造更多的泡泡,吹出漫天的幻像。就这样在沉重的城市里,隐约一现,轻盈飘荡。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平凡人护平凡人

不想忘记的那一些年:记杨建正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