盔甲里的女性主义

信不信由你,大部分的女性主义者,都受过感情的创伤。当然,我不是说所有的女性主义者。所以如果你不是,请别打我;如果你是,就默认了吧。这样的女人我见过不少,她们对男人的要求很苛刻,总觉得男人在剥削她们的权益,占她们的便宜。如果工作不顺利,她们会说是男性老板刻意不提拔她,因为她是女性。如果不幸当上了大龄女青年,她们会说男人没一个像样的,男人的脑子长在两腿之间。

但事实上,这种女人最容易堕入情网,而且一旦恋爱,就变了只小鸟,不但依人,还爱兜着男友扑扑翅膀飞。若她男人小气,她会护着他说谁没缺点啊;若她男人没钱买单,她会说偶尔我买有什么关系呢。她开始为他洗衣煮饭,一直到等不到他回家那天起,她又重拾往日的主义,当那个不需要男人的女人。她不再为恋爱扑翅,她开始筑防火墙。

她们高喊女性主义的同时,却希望吃饭的时候男人买单。她们痛斥男女不平等的时候,却觉得粗重的工作该由男人来承担。她们埋怨男人脑袋里只想做那回事,真的上床时自己却啥都不想干,从头到尾就他在动,她在那躺。

职场上的女性主义者,瞧不起林志玲的嗲。可是她们忘了,林志玲成功地站在她的职场上,位置即使不够她高,肯定不比她差。她们瞧不起温柔的女性,却忘了自古以来,中国人武术胜在以柔制刚。

稍有学问的女性主义者,偶像少不了西蒙波娃。殊不知西蒙和萨特的开放式性关系,也就是彼此尊重彼此和其他人的性关系,这样富有弹性的生活方式,结果还是被他俩搞砸了。西蒙和萨特分开后,等到年纪大了,精力耗得七七八八,才重新生活在一起。

因为,男女毕竟不一样。无论沙文主义、女性主义或种族主义也好,都是一种极端,追溯其源头,总是某种负面情绪和心态的后遗症。这些主义表面都很强,只是恐怕拆下了盔甲,不过是赤裸的肌肤,和脆弱的内脏。这么辛苦又何必呢?

(本文刊登于《HQ》杂志)

评论

匿名说…
一针见血,终于有女人讲出我多年的心里话。邓章钦。
杨艾琳说…
无端端成了你的"代言人",惭愧啊,邓爷。;-)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平凡人护平凡人

现在还摇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