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我们的砂州于砂民

一个公民的基本权利是什么?就是能够自由地到任何一个国内的州属。为什么?因为你是那个国家的公民,国家的土地就是公民的土地,你的土地。

在这样的前提下,若一个执政的政权不遵守民主的原则,一意孤行,独揽大权,它可以怎样?首先,你不听话,就不让你踏入我掌管的土地。举个近期的例子,社运份子Steven Ng于本月3日抵达古晋国际机场时,被禁止入境,理由不详,边检人员表示,只不过是遵从州政府的指示。Steven是大马公民,大马公民被禁止入境大马的州属,是哪一门子的道理?当然,Steven不是第一个被禁入境砂州的大马公民。

2009年,公正党的Sivarasa Rasiah飞抵砂州时,被告知他三个月前已经被列入“黑名单”,当他问起原因时,移民厅的边检人员告诉他,理由不详,只不过是遵从州政府的指示。

2008年6月,陈成兴为了出席他起诉《星洲日报》、《国际时报》和《诗华日报》诽谤的审讯,飞抵美里,却被禁入境,理由不详,边检人员表示,只不过是遵从州政府的指示。这已经是第二次陈成兴被禁入境。同年3月,也就是大选前夕,他曾经被禁止进入美里投票。

2007年,柯嘉逊飞抵古晋,准备为当地的教师主持新纪元学院教育文凭毕业典礼时,却被禁入境,理由不详,边检人员表示,只不过是遵从州政府的指示。当时同行的董总主席叶新田和新纪元学院注册主任莫顺忠却平安入境。

后来柯嘉逊不断施压,移民厅边检人员才吐露真相。原来,边检人员审核其大马卡后,发现他已经被列入“黑名单”,因为大马卡显示他“涉及反伐木活动”。不但如此,大马卡也显示柯嘉逊曾经在民主行动党的旗帜下,于90年当选八打灵再也北区的国会议员。

还有Jerald Joseph和Gobalakhrisnan,都是黑名单上的名字。以上被禁入境的人士不是罪犯,也算不上异议份子,他们关注大马人民的权利,为人民做事。这反映了什么?是砂州政府容不下他们,还是畏惧他们?是不是有太多不可告人的秘密?或者是有太多不为人知的不法勾当?

其实这些问题的答案大家都心知肚明,这不是打压政治异己而已。Steven Ng之前处理不少原住民习俗地的事件,近期在监督砂州竞选。砂州现在进入了紧张时刻,若续Steven Ng之后,类似Steven Ng的大马公民陆陆续续被禁止入境,一点都不奇怪。

因为《砂拉越报告》频频抖出泰益骇人听闻的财富,人民知晓了声音微弱的原住民习俗地被掠夺的事件,搞得泰益亲自上优管为自己巨大的财富辩解,显然,这次白毛怕了。大马人民谁还能接受“理由不详,唯命是从”的解释,继续被禁止踏入自己国土的其中一个州属?如果你还相信民主,相信身为一个公民,你有自由进出砂州,相信国土的资源和财富属于人民,你不止要作出明智的选择,还要帮助没法子应验手中一票是神圣的人,让他们能在16日安全抵达投票站,用手中的一票告诉白毛,砂民累了,请还我们的砂州于砂民。

(注:4月8日黄进发飞抵古晋,难逃禁止入境这一劫,被令当晚折返吉隆坡。黑名单上还有谁的名字?似乎不重要了。因为,连黄进发这个非砂拉越活跃份子都在名单之内,足以显示,泰益的政权在狂风中颤抖,瞥见杯里映照着墙上的弓,竟误以为是蛇。)

(本文载于《当今大马》8/4/2011修稿)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平凡人护平凡人

现在还摇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