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教扯谈


乔布斯辞职,许多人怕他辞世。朋友传来消息,是八卦网站《TMZ》发布的一张相片,据称拍摄于乔布斯辞职两天后。相片上,乔布斯穿着一件长及膝盖的黑色长袖恤衫,瘦得十分凄凉,使我这位科技怪杰朋友看了心碎。我认为朋友是那种一旦和乔布斯握手后,一辈子绝不洗手的人。我说,乔布斯连苹果产品上的一个弧型都计算得完美无瑕,不可能让自己丑丑的让人照相。

随后就有其他人揭发相片造假,但是有一样东西假不了,就是苹果粉丝对苹果产品和乔布斯的崇拜,近乎信仰邪教的狂热。

乔布斯在1976年和骇客Steve Wozniac创立了苹果。另一位创办者是设计第一个苹果标志的Ronald Wayne,这个标志不是被咬了一口的苹果,而是牛顿坐在苹果树下看书,头顶悬挂着一个苹果。这样古老十八代的设计,很快就被换掉了。

我的第一部电脑是苹果旗下的Macintosh80年代的Mac比其他电脑袖珍,一个长方形的箱子,在美国,是任何做音乐和设计的人买得起的玩意。“I’m a Mac user”通常道出一个人的身份,说明这个人不是搞设计,就是玩音乐的,多少炫耀了一个人的品味。

80年代当Mac用户遇见Mac用户时,Mac海皆兄弟也。有些人称这种现象为cult,用Mac是一种时尚,同时也是宗教膜拜。安伯托艾柯有篇题为【The Holy War: Mac vs. DOS】的专栏文章,把苹果比喻为天主教,而微软的DOS系统为新教。艾柯认为,只要根据苹果的方程式,谁都能得救。相反的,微软的系统允许个人的诠释,你不一定得救,但你注定孤独寂寞。

后来我用不起苹果电脑了,不时尚一段很长的日子,遥望茫茫的一海苹果,病恹恹的消化不良。多年以后,iPhone的出现平易近人,一机在手简直就是把世界握在掌心。我的iPhone长成身体的其中一个器官,因无时无刻都在检查邮件、面书信息、推特、看新闻博客等等,情到浓时患上了严重“爱疯焦虑症”。有天iPhone辞世,我的肌肉终于松懈下来,心跳变缓,视觉老花。

没有iPhone的日子里,发现苹果变成用户生活的核心。但是乔布斯40岁时反而说:『问题在于我现在年纪大些了,这个东西(科技)改变不了世界,真的改变不了。对不起,真是这样。』突然想起一位写歌唱歌布道的朋友,他的歌曲叫众教徒感动流泪,但是有一天他偷偷地告诉我,那些都是他烧菜的时候想出来的曲子。

(本文刊登于31/8/2011《东方日报》龙门阵)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平凡人护平凡人

现在还摇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