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马仑土崩埋了什么

前提:这篇文章重写后才上载,主要原因怀疑牵涉“天灾”单位来头不小,所以不便违抗天意。 文章关键词是“林木深处”,注意,许多人联想到伐木商,但是要知道,罗马不是一个人建的,天灾不是一个人造的,很多利益集团的确该有点职业道德了。

 相关阅读请点击:
《自由今日大马》
金沙花园点击3月1日“重点推介 金马仑Brinchang Square 售罄”
“彭亨苏丹联营工程”,“金沙花园”和“推出更多发展计划“,点击3月1日“金马仑 Brinchang Square 未推出 已订购一空”
槟城消费人协会的文告
视频

有些事情明明白白地摆在面前,只稍查询一些资料,加些逻辑思考,就能从A点贯通到B点,但是,往往只差没有如山的铁证,结果只能会意,不可言传。偏偏世间万物变幻莫测,“天灾”是个无需铁证但最安全的诠释,可惜那是个低水平的理由。因为,很多时候,人祸是间接而非直接造成的,要找出罪魁祸首,非动员敬职的专才,和有关部门的合作等等。然而,事实往往不尽人意,因为人与人之间一旦建立了利益关系,就很可能一手遮天,甚至联手瞒天、牵手过海。 

金马仑碧兰璋和丹那拉打之间的双溪雷(Sungai Ruil)的原住民甘榜山上,在8月7日突然发生土崩,山泥覆盖了3间房子,造成7死2伤。据《光华日报》8月11日报道,彭亨州务大臣拿督斯里阿南耶谷指出,初步调查报告显示“肇因并非不当发展或过度开发”,他表示土崩惨剧“纯属天灾”。 

事发后,原住民甘榜为数1千左右的居民暂时安顿在碧兰璋大会堂。据一位80岁的老伯说,大伙睡在一块,拥挤好比罐装沙丁鱼。当问及何去何从时,原住民皆一脸彷徨,不知官方将如何安顿他们。 金马仑今非昔比,放眼皆是高高的公寓,车子驶过的地方都是建筑工程,肮脏的河水非黄色,而是刚削去表层的红泥色。 

车子驶入双溪雷的小路时,令人一度困惑,以为走错路,因为路口铲泥机、红泥、还有建筑工人的景象,显然是进行着开发工程,四处张望却不见牌子显示进行着什么工程。但是,这确实的开往双溪雷原住民甘榜的路,因为不到几分钟,左边山侧林木深处既是事发现场。 

一山零零落落的房子,本来景致优美,可惜土崩地点泥泞覆盖,剩下一面白色的墙,粉红色透明的窗帘依然悬挂在窗上,悄悄诉说着一些听不见的秘密,特别凄凉。有个原住民骑着机车回来取遗漏的东西,眼前的景色,荒凉满目。他不解的是,从小就在这里生活,从来没事,怎么无端端土崩了。 

不能说的,我们姑且不说了。因为“天”是神圣不可侵犯的,犯了,理亏的终究是老百姓。但是,百姓至少有质疑的权利,一切表面上似乎事不关己的灾难,往深一层想就不那么简单了。或许我打个比方,你很高兴地投资了一栋靠山的别墅,有一天,你的家人到别墅度假,突然土崩,别墅坍塌,家人罹难,剩下一条说狗话的狗,一直吠个不停,但是你听不懂牠的话。 

发展是快速无情的,一切进行得如火如荼,有如山崩地裂。时间是紧凑的,一切得赶在竣工期限之前,好比突然爆发的山洪。金钱是至上的,一切是有关售罄和订购一空的辉煌业绩,好比坍塌的房子来得措手不及。发放了抚恤金之后再为村民设新住处,村民相信这是天灾天意。然而,土地下松懈得蠢蠢欲动,等待下一次的意料之外。或许该说,意料之中。 

(本文载于《当今大马》11/8/2011稿15/8/2011重写)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平凡人护平凡人

现在还摇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