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真的专家

有些专家很天真,以为自称专家,就当真是个专家了。有的专家不止天真,还以为公众都像他一样的天真,只要晒晒什么教授、委员、研究员的名堂,就认为公众深信不疑。当然,更天真的是邀请专家来忽悠民众的团体,或负责邀请的团体高层人士。请几个专家来为某单位背书,办几场讲座,号称本意为“说明”与让公众“认识”某些矿石元素,殊不知功课没做好,低估了老百姓的知识,以为顶着个专家头衔胡诌一番,公众就乖乖买账。

 关丹三个社团从8月3日至5日联办三场“认识稀土说明会”,据《南洋网》报道是为了“让市民对稀土有深一层的认识与了解”,邀请的三位主讲人是“来自中国内蒙古的稀土专家”。三个主办团体为关丹客家公会、海南会馆和篮球公会。

 会馆和公会本来就是民间团体,关丹客家公会、海南会馆和篮球公会即使不是以民为本,做什么都好,至少也该以客家人、海南人、和爱好打篮球的人为本,造福客家人、海南人,和爱好打篮球的人。

 岂知请来的三位专家,只在会上不断强调稀土工业的安全,并表示辐射值不会造成急性放射病,却无法正面回答民众提出的关键性问题,如辐射污染可能引发的细胞病变及癌症风险,以及专家引用的数据的医学根据。

 有报道指出,专家大感错愕。这也不能怪中国内蒙古的稀土专家,他们或许不了解马国的国情。我们都是一群不依赖政府数据的民众,从小爸爸就教会我们,凡事都要靠自己。所以,我们的市民对影响自身和下一代的环境和健康问题,都会自动自发,把自己upgrade为XX学家,懂的很可能比“专家”还要来得精确和清楚。

 主讲的三位专家夏益华、赵亚民和李德谦,当天遭到民众呛声,原因是说辞欠缺根据。即使问及中国稀土污染最严重的包头市,专家亦敷衍带过。讲座当天有位庄姓女士的老百姓问:『各位博士,请问生产一顿稀土,所产生的固体废料是多少顿?』怎料到李德谦回答:『我举例一顿金矿,大概产生一顿多一点的尾渣。』

 这好比,问一个椰子渣汁后留下多少椰渣,你举例把米过筛能筛出多少石子,根本是两码子的事。主办单位老远把专家请来,不能为民解疑,反令专家错愕,想不到马国的平民百姓比专家还要来得更专一些,讲座动机实在耐人寻味。据说客家人、海南人和打篮球的都在促某高层下台了。

 (本文刊登于10/8/2011《东方日报》龙门阵)

评论

moot说…
哈哈哈哈, 蒙古来的专家,应该是想不到马来西亚是民众,对专家说那么的不和谐。

椰子榨汁那个比较,我反应不来,如果加个重量比较就好了。
『这好比问,榨一公斤的椰汁,会留下多少椰渣』
杨艾琳说…
你的比喻更好,请你做师爷好了,只怕请不起呢,嘿嘿。
yong说…
蒙古大夫看多了,
蒙古专家, 专来蒙人家的!
Fair仔说…
有些所谓的专家,只不过是训练有素的骗子。 如果连准备功夫都做不足,当骗子都不够格。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平凡人护平凡人

现在还摇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