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什么都没发生的交流周

飞北京和几名好友报名参与【第8届中国纪录片交流周】,结果在通州区宋庄等了几天。现象艺术中心书架上所有的书本刊物都翻遍了,和黑色雌犬安德鲁玩了半天,认识了它的男同伴黛安娜,等着该出现的人物和参与者,结果设计时髦的咖啡厅兼放映空间里,就我们几个等待的人,和一个泡咖啡的服务员。

后来出现了五、六个男人,粗声大气地问这里放片子吗?楼上放吗?楼下放吗?我们坐在那装傻,服务员赶紧回话,有,不过现在不放了。

他们这样地穿着整齐的衬衫和夹克,横看竖看,甭说不像拍片子的人,连看拍片子的人都不像,更何况宋庄是中国新打造的艺术区,走在街上疏落的人儿,多少都有几分艺术气质,或扮有艺术气质。

我们心里有个谱,中国纪录片交流周是艾未未旗下的组织主办的,过去7年来一共放映了300多部中国和外国影片。本来今年启改为研讨型、学术型的记录电影活动,岂知我们出发前接到通知,称交流周“因故停办”,没解释停办的理由。官方媒体《环球时报》报道停办理由乃因“气氛紧张”所致,我想起了艾未未。

宣布停办后接到联系一方的私函,声称形式改为5天非开放式放映、聚会和派对。虽说交流周无法正式拉开帷幕,一早的公安惊魂过后,人陆陆续续来了,吃东西聊天,不过如此而已。

第二天在栗宪庭电影基金会和一条狼狗翻滚了一个上午,它叫一千八,据说是用1千8人民币买来的。栗宪庭电影基金会2006年成立以来,宋庄就成了中国独立电影的重要基地,基金会以收藏和保管中国独立电影,并资助创作、推广和发行。一千八招待了我们一个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早上。

虽说我们心里有个谱,却对接下来几天的流程没有数。涉及交流周的几个人物因“气氛紧张”,显得格外散漫,没有交代具体计划,似乎和公安玩躲猫猫。宋庄建在高压电缆下,难怪,高压之下处惊不乱。

(本文刊登于13/5/2011《东方日报》龙门阵)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平凡人护平凡人

现在还摇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