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林制度,生灵自赎

面前有棵树。叶是枯黄的,树干是干瘪的。仔细观察,有一群蚂蚁在剥蚀的躯干里筑巢,成群穴居。树叶迟早凋谢,留下躯壳,和一些寄生植物。当时我很着急,有着雨水灌溉,肥沃的土质,为什么树会枯萎?自然界是很残酷的,甚至无情。明明一颗遮荫的树,忽然间失去发挥作用的本能。就在失意无奈的那一刻,我退了几步。当我和枯树产生一段距离时,发现树的左右前后,其实还有别棵树。有的茂盛,有的娇嫩。有的挺得直直,有的弯弯曲曲。有的根很长很壮,一旁就不会有大树。有的枝细叶稀,成群聚集,相得益彰。再往后退得远远的,放眼望过去原来是一座森林。

一个健全的社会体系,需要有和谐的人事关系。中国传统的政治体系,皇帝扮演重要关键。皇帝为政治、社会和道德表率,需有高尚的行为人格,重孝道,爱民如子。中国传统的法制,多依人行政。法制的执行,也因人因事,以伦理为准则。中国人的教化,以伦理为重,礼教控制为自我控制的机制。这当中,要是皇帝缺乏组织能力,官僚人力无法胜任,思想分歧权威分裂,官僚主义奢侈腐败,争权夺利的结果乃生灵涂炭。

但是中国传统的社会体系,是不是唯一的体系?一颗大树,不可以影响整座森林。一座森林之所以成为一座森林,在于自然环境的生态体系。大自然自有一套制度,在这个制度下,没有一颗树是领导,没有一颗树不是相辅相成的。少了一颗树,整座森林不受影响。多了一颗树,森林也没变化。要是突然闹虫灾,飞来爬来蚜虫蝗虫臭虫血吸虫,死了几棵树或几百棵树,没几天又长出新苗发新芽了。自然界的循环,无为而治,无事而民自富。虽说无为,其实是以健全制度为基础,才有潜质才有本钱无为而为。

面前的树枯了,窝着一群恶心蠕蠕爬动的虫豸。我拾起斧头,奋力一挥,树倒下,虫豸散亡一地,慌张狼狈的逃窜,相比较之下,干瘪的树干显得稳重平和,它曾经是森林的一棵大树,也繁衍了无数棵小树,荫翳数亩。受过它庇荫的树苗和小草,不能不更快的成长起来,扎实构建一个和谐健全的体系。

(相片摄于捷克Cesky Krumlov林间)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平凡人护平凡人

不想忘记的那一些年:记杨建正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