鸟大爷


有个叫鸟人的大爷,声大号响。说活不转弯抹角,直话直说。其实他有风雅的潜质,他偏偏就粗声粗气,不平则鸣。有人听他说话不是味儿,脑羞成怒,说鸟大爷你这不是是指桑骂槐吗?鸟大爷一听,笑得浑身抖动起来,说怎么啦,针扎刺了要害吗?要不要爷儿帮你拔针,敷伤口啊?


鸟人没啥钱,有的是一窝囊气,和满怀的正气。偏偏两气相冲相克,弄得阴阳失调,一怒之下拂袖而去。镇里的百姓平日就嫌他话多事多,深怕他把乡镇搞得鸡犬不宁,此时看着他背影消失在夕阳里,暗暗自喜。


你也许知道,爱之深,责之切。你老想日子过得好,说实话不用坐牢。不过,这念头想过了就没劲了,看着一家老少,事情越少越好。鸟人可不一样,他大爷走路摔个跤,爬起来揉着屁股,咧嘴大骂路铺得不好,找镇长理论,纳人民的税铺啥路倒不如补你袋口。他把自己的想法说了一次,两次,三四次,什至二十八次,结果说了等于没说。


按老人的说法,你小子有本事就生个五个十个的,子孙满堂,闹什么衙门的正经事不干。鸟大爷气得毒疮并发,就算贴膏药往外拔毒,脓水怎么也拔不完。鸟人气哼哼地说,我不吃这哑巴亏,我不住这窝囊地。


其实,像鸟大爷这样的人,平日嘴头子不饶人,心比豆腐还善良。人走啦,心还在。就算死了骨灰也不送回来,魂早已散化在乡土里。与其在这里憋死,倒不如出去学个手艺挣点钱。据说这镇里要做事要有头有脸都得靠钱,有钱好办事这话谁不知?鸟大爷您有了钱,不怕说话女人听了心里直打鼓,只怕男人听了酸的是醋。这年头,还有啥不可能的事,又有啥可能的事?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平凡人护平凡人

不想忘记的那一些年:记杨建正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