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口杨城蓝井

城里有口井,井深不见底。水深水浅,见仁见智。城人纷至沓来,绳綆辘辘,汲取地下泉水。绠短汲深,水不可及。深不可测,取长绳遂汲之。所谓改邑不改井,世事变迁,风云变幻。城荣城衰,唯井始终如一。城里的日子围绕着这口井,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井水映天,阴时靛蓝,晴时蔚蓝。蓝是可以有不同的际遇,蓝是可以有不同的命运。仰望蓝天深邃无边,低头井水重重土石困围。唯利是图是唯,唯命是从也是唯,唯我独尊还是唯,唯心唯物,唯有蓝天可以一望无际,唯有水井容得下蓝天无极。

我是因为填补遗憾而到世上来的。当然,几乎每个人都是为了同个理由,浑浑噩噩的诞生,有幸或不幸,我正好赶上了513。据说 那天我还是只爬行动物,而父亲放工从公司回家的路程,简直是个没有排练的歌剧,演得令人心惊胆怯,又即兴得拍案叫绝。公司司机多拉曼在前座操使驾盘,父亲庞大的身躯缩劵在后座,头埋得很低很低。街上闹得翻天覆地,多拉曼持着巫裔的身份,昂首冒着风险把父亲安全的带回家。那一天黄昏,父亲把我抱得高高的,门关得很紧,很密。

接近四十载过去了,有人载歌载舞,有人度日如年。有人井底鸣蛙,有人天外有天。古人掘井汲水,用来煮食沐浴洗涤。让今时的孩子画井,多半得上网搜索图片,隔着一片玻璃窗门描藦。风起了,风歇了。人来了,人去了。城的喧嚣,像咳了四十年不治的老毛病,喷了一地的唾沫。城里的这口井,在艳阳下闪耀,怎么看起来变了个绞刑架,教人看得心神不安。

时代变迁,唯独心中的这口井不灭。碧蓝天下,此井经年累月不曾枯涸,井水依然清澈甘甜。饮水不忘掘井人。那年有心人挖掘深井,定有伤亡,为的是后人水滴石穿。这一口井,是一面明镜,望下去,映照着黯淡身影背后的一片蓝。

(本文刊登于26/9/2008《东方日报》龙门阵 )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平凡人护平凡人

不想忘记的那一些年:记杨建正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