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布拉欣和他的免死牌

在马来西亚,谁有条件肆言无惮却平安无事?那还用问,当然是依布拉欣。在马来西亚,谁能宣扬种族主义却安然无恙?绝无非议,当然是依布拉欣。在马来西亚,谁可以焚烧和践踏一个人的肖像,而不惨遭警方拘捕?别问别问,当然是依布拉欣。在马来西亚,谁有资格恐吓人民,若不依他的说法,什么都可能发生?唉,毋庸置疑,还不是他依布拉欣。

所以我不得不怀疑依布拉欣真正的身份,土权主席除了是主席之外,是不是某一个大马产品或某一个大马机构的代言人,因基于机构本身的一个形象问题,通过他发表一些机构不便发表的言论。别太在乎,我的阴谋论不过是效仿马哈迪美国人911自撞自尽的荒谬假设,有99%的虚拟,和1%的可能。

根据《当今大马》的报道,《星报》在网站进行了一项的民意调查,调查的问题是:“你对净选盟2.0在7月9日举办的游行有何看法?”调查显示99%的网民投票支持“它应该获准举行”。

且让咱们再次检讨选举改革八诉求:(1)全面清理选举名册;(2)改善邮寄选票程序;(3)实施点墨制;(4)至少有21天竞选期;(5)各政党可以公平在媒体曝光;(6)加强选举法令的执法;(7)消除贿选;(8)停止龌龊政治。

横看竖看,民主选举该执行的制度,都列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当依布拉欣声声抱怨许多人指他煽动,说净选盟不理警方警告执意上街游行,却不算煽动咩的时候,相信凡是没有免死牌的人民都同意,净选盟提出的选举改革七诉求,不止合理,还非常期待。

看来,依布拉欣有一个小小但颇伤脑筋的问题,因为他一直以来尽职尽责,演技太过认真,效果不太逼真,恐吓不过是“呼”一口气,稍嫌气虚。反正大马人民是“吓大㗎”,他一厢情愿推广“在家囤粮论”,人民继续讨论净选盟709游行,该带些什么,比方说口罩、矿泉水、毛巾、头盔等等,即使批评叫依布拉欣太累,大马却一点都不累。

再者,他焚烧和践踏净选盟2.0主席安美嘉的肖像,指她是“非常危险的兴都女人”,殊不知他自己不止得罪了净选盟,还同时得罪了兴都教徒,得罪了女人,得罪关心民主选举的人民,实在罪该万死,所幸,他有一个大马的免死牌。

所以,如果华人都出来游行,那得感谢谁?当然是依布拉欣。如果自扫门前雪的人,突然关心起政治来,那得感谢谁?当然是依布拉欣。如果听到种族这两个字就很激动的人,突然发现自己是Anak Malaysia的时候,那得感谢谁?当然是依布拉欣。因为大家看到依布拉欣,就看到极端是民主最致命的伤。

如果净选盟2.0和平大集会成功地把选举和补选扫干净,那得感谢谁?Sorry,绝对不是依布拉欣,而是真正爱国的大马人民。

(本文载于《当今大马》20/6/2011稿)

评论

moot说…
我本来是想呆在家里,或是跑购物中心吹免费冷气。得感谢依布拉欣,要不然我不会有冲动跑去参加Bersih 2.0 的嘉年华会。
kam3371说…
一定去参加Bersih 2.0,谢依布拉欣
Lim说…
也许土权就是巫统的一份子,土权当黑脸而巫统当白脸吧。。政治策列。。
杨艾琳说…
moot,kam3371,Lim: 上街去!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平凡人护平凡人

现在还摇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