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分子的价码

每样东西都有一个价码,即使人也不例外。但是,价码上的数目字,不一定反映实际的价值。比方说,一部64GB具Wi-Fi和3G功能的iPad2售价马币2499。你说它值不值这个价钱?那得看你怎么用它,和它如何回馈你了。

有些人觉得太贵了,不如买一台电脑(也许他在固定的地点上网工作,不熟悉苹果application软件的广泛功能)。政治诗人郑云城则认为,他能用iPad下载各国的报章和杂志,省下了订购邮寄的麻烦,各报章杂志集iPad一身,方便携带和翻阅。相信对郑云城而言,iPad身上标的价码不算高。

另有人排队(iPad2总是处在断货状态,无形中促成了物以稀为贵的现象)花马币2499买部iPad2来给小孩玩Angry Bird,有的人认为这么做浪费钱,他却不以为然。原因是,小孩径自玩游戏而不干扰他工作,因此顺利卖了几单人寿保险,没两下就回本了。

虽然说这种计算法违反了教育理念,但无可否认的是,马币2499的iPad2给他带来谋取利益的便利,所以对他而言,iPad2价值马币2499绝对合理。

纵然商品标上了价格,买与不买的主权在于消费者,但是我们不能用单一的方式去衡量它的价值,因为每个人对每一样东西都有他个人的评价,无法一概而论。只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每一样东西,都有一个价码。

那么,知识的价码如何评估呢?众所周知,商业讲座主讲人都获得丰厚的酬劳,每年办几场就三餐不忧,年尾还可以飞到加拿大滑雪度假。反观本地有些主讲人或主持人,受邀主讲的主题若无关赚钱之道,在马国的国情之下,讲座当然无法卖门票谋取盈利。主讲人即使是资深的知识分子,演讲主题甚至关乎国家社稷的前程,很多时候他只获得寒酸的车马费,有些时候,他可能分文都得不到。

这个时候,我们能不能说知识分子一文不值?还是自我安抚甚至蒙蔽大众,声称知识无价?如果以衡量iPad的方式评估知识分子何价,就要问大众如何用他,和他如何回馈大众。知识分子为社会提供学术的见解、专业的知识、和独到的眼光。这几点对你有用的话,请问它值得多少银两?可见在目前的情况之下,知识分子的身价和他获得的酬劳根本无法达致平衡。

即便如此,知识还是有个价码。你上大学读书需付学费,如果进名校学费数额更高。这表示什么?就是你获取学问的时候,需要付出一定的费用。所以,知识是有价码的。

与此同时,知识分子对社会的付出非公民义务,理论上,他有权获取和主讲商业讲座相同的酬劳,但是社会往往利用知识分子之间的讨论和与公众的分享,作为理所当然的公民义务。有时,还觉得知识分子理应把已经寒得不能再酸的酬劳捐给教育机构或慈善机构。换句话说,寒酸的待遇或零待遇表征了知识产权的剥削,以“为国为民为教育”的名堂掠夺了知识分子以知识谋取三餐的权利 ,分享知识成为变相的慈善事业。

或许你觉得,知识分子和苹果商品是两码子事,挂不上钩。也或者,你认为用评估商品价码的逻辑,来评估一个知识分子的身价,不但不合理还带有贬义。可是,你不能不否认,一个人在这个社会上若没有其利用价值,他的存在意义就削弱了一半。这种供求关系一直以来维持着社会的健康操作,没有需求就不可能有供应,而这一来一往之间,双方都获得应得的利益,收支才达致平衡。

知识分子不是商品,那是理所当然的。但是,知识分子对社会贡献的市场价值,和商品到市场价值有一个共同点:需求和供应之间存在着一定的利益交换关系。剥削了这一点,任何一方都难长期得到应得的回报,这种关系很容易的就被捣毁了。

是的,知识分子肯定有个价码,因为他为知识和经验付出了一定的金钱,如今谁要从他身上享用他的专业和知识,无论是演讲、写稿、主持、策划、组织,或任何相关的创意活动,必需付出合理的酬劳,因为知识分享也是一种交易,而没有交易是免费的。

(本文刊登于12/6/2011《东方日报》文荟)

评论

灰色幽靈说…
知識價值被貶低不只出現在講座上,也反映在人們對待書的情形上。

2千多元的Ipad,人們說:“好貴啊~~~”(但語氣充滿憧憬)
即便是Iphone, 或較為便宜一些的Android,有些學生仍會努力存錢買一部。

可是,一本可能才30、40元的進口書,本地書甚至才20元左右都被嫌很貴。
“怎麼這麼貴?”
“書本都很貴!學生哪裡買得起?”等等
還有人認為書商都是奸商,在牟暴利。
灰色幽靈说…
補充:
因為不認同得到別人的知識分享該付費,所以還是很多人認為翻版有理。
敏惠说…
“世有伯乐,然后有千里马,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
而在伯乐看来,千里马才是真正值得珍惜的。在现实社会中,千里马与伯乐的相遇,只有靠机缘巧合。 quoted from google search.

p/s: like你的文章!! :)
鼻屎同學说…
在这个网络时代里,人们已经通过许多管道获取免费
知识,而渐渐习惯这个现状。。。

”独立“可能就会成为另一个例子了。。。

也 “like”以下你的文章。。。
匿名说…
知识分子和苹果商品是一码子事,因为大家都是吃了饭才可做事。知识分子愿意谈价钱是否能开始改变情况呢?怎么开始卖价,怎么让他知道上了我的讲座它可以为他的人生增值,真的在想,会不会应该是知识分子先要给钱去上商业讲座看怎么“卖高”。真的,要不然很不歹!
杨艾琳说…
谢谢各位留言。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平凡人护平凡人

现在还摇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