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心中都有一个敌人


我们心中都有一个敌人。他可能是一个真正存在的敌人,或者是一个假想敌。不管怎样,敌人的功能好比一支强心针,维持着一个人的动力,在他无聊、无奈、无为的时候,激发他继续向前。

大敌当前,必有斗争。好斗是人的本性,敌斗的对象亦各型各色:国家相斗、领袖相斗、政党相斗、政客相斗、宗教相斗、同党不同派斗、同个宗教不同教派斗、人民和政府斗、非主流和主流媒体斗、城市发展和古迹保存斗、商业和道德斗。这些斗争的课题和方向通常清楚明确,但是,斗争的动机可能截然不同。对外表现的是一回事,暗流之处,油和水搞不好只为了争个瓶子。

试想看,从求学开始,班上总会有个你看不顺眼的人。他学业比你好,运动比你强。你把他当作目标,志在超越他。

办公室里,通常会有个爱抢功劳的同事,你把他牢挂在心,无时无刻地在老板面前显示自己的才华,绝不逊于他。商家一旦发现对手,他会更积极改进产品和服务,为保住他的商品销量。媒体有了对手,才会积极发掘新闻,追究课题,深入探讨,而非转发二手资料。

有些时候,敌人其实不存在。换句话说,你的条件或许根本不可能树敌,所以你不可能对任何人造成威胁。日复一日,你丧失了冲劲,失去了方向。

这个时候,你很容易掉入自己设下的圈套,自然地把意见有异于你的人,视为敌人。你有必要这么做,虽然你并不察觉。如果你是评论人,这个假想敌足以激发你的文思。如果你是个咖啡店评论人,这会激发你滔滔不绝和朋友口沫横飞。

如果你是廿一世纪面书活跃分子,你便能锁定对象攻击,让其他面书观众欣赏,赢得like的掌声后,期待假想敌回击,然后观众看着双方的丑态(在网络,只能靠想象)开怀大笑。

树立假想敌有激进的功能,因为这么一来,你不再微乎其微,尤其是当你的假想敌意识到你的存在的时候,甚至于被你激怒的时候,你踏实了,没准儿以为自己大了一点,重要了一点,有点分量。

有些人树敌则不是为了振作奋发,而是对方的强势对自己造成了威胁,即使没有合理的理由,甚至和对外宣扬的原则大相径庭,树敌至少在心理上把对方压矮了一截,充其量只算是一种心理治疗,自得其乐而已,可惜没有激励功能。


(本文刊登于18/9/2011《东方日报》文荟)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平凡人护平凡人

现在还摇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