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anin’〉的结构是AB两段,A段以应答的方式(call and respond)呈现,B段用的则是摇摆节奏(Swing)。

曲子开始,钢琴手Bobby Timmons弹了两小节旋律,没有伴奏。接着小号手Lee Morgan与萨斯风手Benny Golson一起回应,因为用了V7-I 的和弦,因此听起来像赞颂 “Oh Lord”的两个音调。与此同时,贝斯手Jymie  Merritt和鼓手队长Art Blakey轻轻合着,四名乐手一致玩着相同的节奏(stop time):

开头的8个小节就像一个人的祈祷,与上帝的对话。旋律建立在蓝调音阶上(Blues Scale),降3、降5和降7音符都齐全,而且是每一句增高音符,都用了蓝调特色的降音符作为转捩点:第一句在降3音符转,第二句在降5音符转,第三句则在降7音符转下来,最后一句再强调第一句。如此设计,天衣无缝。

当乐队重复这8个小节时,编曲不一样了。不知不觉中,小号和萨斯风取代钢琴玩旋律,而钢琴加入贝斯和鼓回应“Oh Lord”。第二个8小节因乐器的选择,听起来阵容比较强大一点,情绪随之激昂一些。

接着整个团队进入B段,以新的形式展现,节奏是摇摆(swing),贝斯在walk),钢琴手comp,小号和萨斯风吹了两句相似的4小节旋律,第一句是个完整的陈述,停顿在I的和弦。到了这里大家才发现,这里的I变成了小调(Fm),因为A段玩的是大调(F)。第二句后面加了几个音符,像个疑问,因此停在V7

这个转变加上和弦进行(chord progression)用了爵士和弦里独特的II-V,还有副属和弦secondary dominant)三全音替代tritone substitution),即使旋律还是建立在蓝调音阶上,它的爵士摇摆味道重了,削弱了福音音乐(gospel music)感。

然后乐队再次玩A8小节,由钢琴手玩旋律。在进入小号Solo之前,大家都听到drum roll。这是队长兼鼓手Art Blakey著名的Blakey Pressroll”:鼓手在小鼓(snare drum)上滚击(roll),带听众进入solo的阶段。它有一种令人振奋的作用,把听众升华几秒,效果很好。

相信大家都对Lee Morgan进入solo那几个性感的招牌音符印象深刻。这首曲子的结构不一般,solo不是依据整首曲子的和弦进行即兴演奏,而是用了B段开始两个小节的4个和弦,重复了16小节,才进入B段段和弦。也许A段旋律没有和弦,只有回应的V7-I,因此用了B的四个和弦取而代之。

Art Blakey带队提拔了许多杰出的乐手,如赫赫有名的Horace Silver、Kenny Dorham、Clifford Brown等,他那完美精准的拍子,拿捏恰到好处的强弱音,轻而易举地控制好音乐的戏剧感。

爵士贝斯手Bill Crow有本有趣的著作,Jazz Anecdotes写乐手的轶事,提到Art Blakey有次开车去外地表演,路上经过一个小镇的教堂。因为丧礼,路上交通阻塞,不得前行。于是他下车参与了葬礼,听神父进行祷告。当神父问有谁愿意补充几句的时候,没人出声。Art Blakey于是道:

                                “若没有人对死者有话说,我想说几句关于爵士乐的!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爵士乐的张力与释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