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你一次吓个够

恐吓有百般方式,受害者的惊吓程度因恐吓的方式而异,有的心跳加速,有的面青唇白,有的彻夜不眠,有的茶饭不思,有的杯弓蛇影,有的七孔流血。至于选择采用哪种方式,得视情况而定。比方说,好吃懒做的欺善怕恶类,喜欢骚扰手无寸铁的学生哥们,向他们索取保护费。有组织的“好吃懒做的欺善怕恶类”,则生意网络比较广,勒索的就可能是小贩或是商场的业者。

其中一种在大马最流行的恐吓方式,就是上门抢劫。大多数的抢匪干案喜欢一双一对的,持把巴冷刀恐吓平民百姓,洗劫一空后,再恐吓受害者要求银行提款密码,然后一个抢匪在屋里夹持人质,另一个到银行提款。

以上这两种恐吓方式的动机纯粹为了谋财,但是有一种恐吓方式,即不用动用武器,也不动用武力,反而是用一些难损皮毛的物体,比方说,鸡或牛头。这两者活着的时候不可能对人类造成威胁,一旦把死鸡或死牛头搁在恰当的地方,死鸡死牛似乎受了神圣的启示,发挥不可思议的力量,把你一次吓个够,连张念群都没辙。

当然,还有一种恐吓方式,完全毋庸出动道具,亦无须伤太多脑筋,只稍挑个敏感词,就足以扰乱对方的情绪。比方说,小孩不做功课,大人就恐吓一句:『不给你看电视!』小孩的反应则视“电视”在那一刻对他是否重要。他可能会害怕,因此乖乖地把功课做完。但是他也可能不屑看电视,反正他有别的玩意,所以这种恐吓方式不一定受用。

相同的,马华在丁能补选前夕屡屡用“回教国”恐吓华人选民,和“不给你看电视”有异曲同工之处,一样层次的智慧。以为只要提“回教党”华人就联想到“回教国”,会吓到把准备投诺玛拉的一票转投国阵,马华也未必太不与时俱进了。回教党改变形象很久了,阿sir,我冇提回教国,好耐喇!我发誓,唔会再俾人用“回教国”指住我个头!

其实,需要用恐吓来达到目的的人,一般上信心不足,实力不够,才不得不用这下下策,而非提供选民具体的改进计划,来赢取选民手中神圣的一票。恐吓成功还说,恐吓了大家嗤之以鼻,反而让人笑话。你说什么比较可怕,和戴手套的旺阿兹莎握手,还是和土权并肩示威的马华共舞?

(本文刊登于26/1/2011《东方日报》龙门阵)

评论

hi 杨艾琳
阿sir,我冇提回教国,好耐喇!
-- 這句話,非常搞笑,哈哈!!
Mountebank说…
艾琳的這篇文章好懷舊,讓我想起了“英雄本色”的小馬哥被人用槍指著頭的經典一幕;也讓我懷念起庾澄慶的那一首“讓我一次愛個夠”的迴盪歌韻。

不知道馬華公會的會不會也懷念起以前“無網絡‘ 無針孔相機時代”那一段威威風風,吃香喝辣的好時光?
杨艾琳说…
捲捲羊大頭目:会笑就好 ^_^
Mountebank:嘿嘿,往事只能回味。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平凡人护平凡人

现在还摇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