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密解密之战

12月2日6点清晨开启推特『维基解密』发了个推如此表示:“维基解密是首个全球性的Samizdat运动。即便歼灭真相依然会浮出水面。(WikiLeaks is the first global Samizdat movement。The truth will surface even in the face of total annihilation。)”

这样的宣言有点意思。Samizdat是苏联一个草根基层对抗官方出版审查的运动,把受压制的文学作品和杂志,用手抄拷贝的方式于民间流传,换句话说,是地下出版刊物。

苏联异议人士Vladamir Bukovsky曾经用寥寥数字,描了写Samizdat运动:

我创造了它,
编辑它,
检查它,
出版它,
分布它,结果
因他而受牢狱之灾。

当年Salman Rushdie的《魔鬼诗篇》被穆斯林指责为亵渎神灵,不止引发了国际争论,还导致不少死伤,包括译者和出版人。结果,这本书还是化身为Samizdat手抄本,在穆斯林国家的黑暗角落,总有一个好奇的读者挑灯夜读。

『维基解密』用Samizdat来形容它爆料的行为再适合不过了。如今,科技允许言论自由以更快更有效的方式,把讯息扩散到世界各地。无论你在世界的哪一个角落,只要有网络的地方,只要谁随时爆料,网上的读者即时收到。

当然,受威胁的一方或多方,总想尽各种方式阻扰。比方说,请骇客侵袭网站,列它为恐怖组织,或更直接的,索性拿人。12月1日国际刑警组织发出通缉令,要缉拿『维基解密』的创始人阿桑奇。因为『维基解密』公开的机密文件,范围之广令人膛目结舌,害得各国干要如坐针氊。不过阿桑奇也不是省油的灯,据说他的行踪飘忽,甚少两次在同一地点过夜。如今,阿桑奇比007占士邦还神奇,泄密事件比好莱坞电影的剧情,更叫人翘首期盼!

『维基解密』在推特上的自我简介是“We open governments”,它撕开了各国的面纱,让人看到国与国之间赤裸裸的关系和交易,揭发不可告人的秘密。读『维基解密』爆各国高干的私密生活,简直比娱乐迷看《壹周刊》的八卦更痛快。

Samizdat地下出版刊物的手抄岁月,演进到今日网络的机密文件曝光,很明显的,流传的方式从手递到点击滑鼠或触摸屏幕,时间已经缩短到即时接收信息。如今,“秘密”一词已经是古文了。

我找到了它,
揭露它,
上载它,
你点击了它,结果
捣乱了一锅甜腻的汤
溅了一地
许多人舔得十分慌张。

(本文刊登于3/12/2010《东方日报》龙门阵)

评论

moot说…
对于司法不公义的地方, 不需要吹哨者站出来, 维基泄底是好东西。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平凡人护平凡人

现在还摇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