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目前显示的是 三月, 2010的博文

姐不能悲伤地坐在你身旁

图片
姐不是不知道,话,不能说得太尽。当初姐说过,若犀利哥胜出,姐掉头就走,绝不回头。姐承认,双十大那天糖浆穿过姐,姐喝着花瓣唱着芬芳,靠着英雄的膀子姐很勇很强,只是,姐把话说得太过了。

你们知道吗?当姐的不容易,当大姐更难。姐轻吟琼瑶的温柔,哥儿们笑姐不够强悍。谁说姐不能硬朗,姐说话也能响亮。可姐怎么也没想到,不是哪个英雄的膀子都可靠,响亮的话掉在井底,回音还是那么的响。

姐不是男人的小三,而是姐妹们的胸膛。姐有的是原则,站在台上,姐何等风光。姐说过走,姐一定会走,除非姐妹们苦苦哀求要姐留下,姐怎么舍得你们难过你们说是吗。站在高高的台上,姐左顾右盼。别问姐在望什么等什么,难道姐妹你们还不懂姐的心,这台子这么高,姐鞋跟那么细,你们好歹也搬个阶梯让姐缓缓步下。

姐以前做的不是主席,是劳累,不过姐愿意。姐之前说的不是气话,是真话,不过讲真话很呛。姐现在不是不遵守诺言,是气急败坏,坏在自己的面子上。

姐知道,姐说的话使党受到震荡。姐知道,若姐离去姐妹们的心会失落,妇女组会寂寞。可是姐不随波逐流,姐有姐本身的看法和立场。你看到的是姐的伤,看不到姐的疮,而姐的疮如何能结疤,就要看妇女组中委会怎打算了。

请不要问我,会不会留下。也不要问我,若留下会和犀利哥怎样。你们要知道,合作的问题不是姐一个人的问题,就如党不是哥一个人的问题一样。即使你们问了,姐也不知道应该由谁来回答,因为回答的权力不在姐手上,姐手上抓住的,是一张机票,姐要飞曼谷开会去了,不要惦念姐,即使姐依然惦念着党。

秋天叶落,遥望枯枝下一叠账簿一个算盘。秋天的风一阵阵地吹过, 想起了去年的这个时候,你的心到底在想什么,为什么留下这结局让我承受,最爱你的人是我,你怎么舍得我难过。

不要挽留姐,姐忒不愿意扫大家的兴。姐不能悲伤地坐在你身旁,姐走了,姐要去曼谷了。姐只有一个小小的要求:姐不在的时候,姐妹们记得唱白光的,我等着你回来,我等着你回来。

(本文刊登于31/3/2010《东方日报》龙门阵

Brad Mehldau爵士杂碎

图片
请问,Soundgarden、Nick Drake、披头四、Paul Simon、Radiohead、和Brad Mehldau有什么共同点?

Soundgarden是重金属摇滚乐团,在90年代和Nirvana、Pearl Jam、Alice in Chains奉为『四大Grunge乐团』。主音歌手Chris Cornell后来另组Audioslave,气势不败。当年MTV『Black hole sun ~Won't you come ~And wash away the rain ~』地喋喋不休,电子吉他雷奔云谲,粉丝跟随主音歌手Chris Cornell嘶喊won't you come won't you come, 灼伤了摇滚乐坛的艳阳。

至于在剑桥攻读文学的Nick Drake,恰恰和Soundgarden相反,他诗人的忧郁从阴沉沉的天空看海和树,从蓊郁的林间看雾和雨,看天看月看星星。他的《River Man》这么唱:『Going to see the river man/ Going to tell him all I can/ About the ban/ On feeling free』,滚石杂志说他『似乎从很远很远的地方,遥望自己的一生』。

披头四的Paul McCartney,68年在苏格兰感受美国的种族纠纷,写了《Blackbird》。写歌当时,他脑海里尽是一个黑女人,殊不知,Bird在英国是女人的意思。Blackbird singing in the dead of night~Take these broken wings and learn to fly~ 。2009年,黑鸟飞过时,Paul McCartney有了一个想法,于是唱这首歌献给奥巴马。

70年代,Paul Simon站在第三者的立场上,教男人《50 Ways To Leave Your Lover》。情人教唆爱人如何离开妻子:『你可以从后门溜走,没什么不好意思的,丢下钥匙,跳上公车,不用多说,给自己自由。』歌写在Paul Simon和妻子Peggy Harper离婚后,人一走就说风凉话。

1996年的电影《现代罗密欧和朱丽叶》,饰演朱丽叶的Claire Danes用枪指着自己的头时,Radiohead的Thom Yorke就写了这首凄凉过希腊悲剧的歌。…

我站在一亩稻田里手舞足蹈

图片
谷歌正式撤出中国大陆那天,也就是2010年3月23日,凌晨就有中国网友在推特上发推文:『我在访问google.cn时,自动跳转到google.com.hk ,页面上有一句话:欢迎您来到谷歌搜索在中国的新家。』虽然人在马国,谷歌在哪块地、买哪栋楼、筑哪个巢,大致上不关我的事,但是基于未雨绸缪的心态,我难免感同身受。对于将内地搜索用户转向至香港分站一举,即使不知官方下一步会对香港一站怎样,还是必须赞谷歌你真犀利。请允许我深情款款地说一声:『谷,你是咱们的哥。』

山不转人转,墙不翻哥翻。于是中国网民测试这一个中国谷歌的新家,尝试用大陆的IP搜索敏感词,结果无法链接。如果用国外的IP搜索相同的敏感词,就能链接到完整的结果。有个叫李华芳的网民在他的博文写道:『今天不是中国打败了Google,而是中国被互联网抛弃的一天。作为一个网民,我无法悲伤地坐在你身边,只好翻过墙去寻找自己热爱的世界。』

如果你搜索“china service availability”,得到的结果是:除了Web, Images, News, Ads和Gmail打勾勾之外,YouTube, Sites和Blogger旁打的是红色的叉,即blocked的意思,中文是封锁,白话是开不到。在Docs, Picasa和Group旁是个扳钳图,即Partially Blocked的意思,白话是看审查局的眼色,他让你开你就开到,他不让你开你撬也撬不开。

更有网友戏言:『清明时节雨纷纷,陆上网民欲断魂,借问谷歌何处去,河蟹遥指香港村。』河蟹指的是和谐,和谐指的是网上文字被官方审查遭删除。

许多人觉得不可思议,监控言论其实反而局限了一个社会的发展,然而每筑一道墙,就提供了一个网民加深对技术了解的机会。撞过墙痛过了,自然懂得翻墙。

不但如此,中国人也上不了面子书(Facebook)和推特(Twitter),不少博客开了被关,不是开开关关,就是博文被删除。面子书针对审查这一个问题,曾经对一位美国参议员委员说:『我们公司仍然太小,无法处理国际上的审查问题。』可是封锁了网站,却封锁不了网民的智慧。推特上仍可以看到数不尽的中国推友,翻过墙,一片海阔天空。

我曾经抱怨,我们太没有自由了。但现在我终于明白,我们不止自由,而是非常地自由。如果和中国相比,我们可以随时上面子书上推特,虽然说发言要有分寸,要明事理。我们也可以在自己的博客畅所…

左小祖咒

图片
崔健是昨天的事了,今天和接下去的日子,都是左小祖咒的。我曾经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一个诺大的中国大陆,随便在街上点个人唱歌,都可能唱得比他好,至少声色比他美,音调比他准。可是他受知识分子爱戴的程度,远远超越了当年的崔健。大腕如贾樟柯、艾未未和韩寒都推荐左小祖咒。怎么说,崔健还是属于大众的。就像台湾的陈绮贞,说是小众音乐,其实中港台新马都很流行。而左小祖咒是地下小众的,小得你可能根本不认识他,甚至没听过这个名字。

3月19日,左小祖咒穿着皮革裤西装大衣,一顶40年代西片的帽子遮了半张脸,站在北京世纪剧院开他的首个个唱《万事如意》,凛然一个牛逼样。看了演唱会回来的推友说,他在唱<我不能悲伤地坐在你身旁>的时候,后面的大屏幕放了很多关于冯正虎滞留日本事件的画面,大家因感动而哭了。

冯正虎是中国维权人士,同时是《零八宪章》签署人,他被自己的国家禁止入境,因而从去年11月滞留在日本机场表示抗议。这引起世界各国的关注与各界人士的不满,一直到今年2月,中国官方不得不允许他回家过年。

『那杆枪被你扔了/ 我也没有说我用不上那玩意儿/ 我需要它去杀某个人 /在昨天 /我不能悲伤地坐在你身旁 /我不能悲伤地坐在你身旁 』关于不能言喻的诉求,我们只能当情歌听当情歌唱。

冯正虎在推上说:『左小祖咒的歌声与我的画面告诉人们:我不能悲伤地坐在你身旁,我要与你一起行动,我们互相支持、彼此关爱,我们的行动震撼世界、感动中国,最后自己改变自己的命运,万事如意。』

左小祖咒跑调跑得紧,他回到庸俗,回到根本,回归最原始状态,一本正经地不把『政治正确』当一回事。他松懈得如醉酒开车,随时拐个弯失事。他的抒情你可以放心地哭,他的反骨叫你放情地起鸡皮疙瘩。左小的愤怒是文火,熬的是社会的伤。当我还在掂量一个跑调的歌手怎么红起来的时候,他已不知不觉地把诗直唱入我心坎了。

左小祖咒的话可能晦涩了些,而你不知他唱的是为了什么,可是有点可以肯定的是,他绝对不是伪摇滚,也不是个装模作样的诗人。左小是个直来直去的男人,而他,是绝对不会悲伤地坐在你身旁的。

(本文刊登于23/3/2010《东方日报》龙门阵

雷人的段子main的哥

图片
雷人的段子

本周网上最精彩的段子,非<做爱与做官>莫属:1.做爱重合作,做官重斗争 2.做爱赤裸相对,做官伪装严实 3.做爱可上可下,做官下来难再上 4.做爱上下都舒服,做官上面舒服 5.年龄越大做爱越少,职位越高做爱越多 6.做爱多怕对方不满意,做官不在乎下面怎样 7.做爱床上有激情,做官台上有激情 8.做爱有时靠药,做官有时靠钱。

网上说话最忌啰嗦。从写博客到面子书至推特,如果你不想读者打盹,所有洋洋洒洒的鴻文伟论唯有靠边站。落笔之前势必再三斟酌,精益求精。这么一来,反而助长了微言大义的风气。如以上的段子,既不黄,也不红,却随时可媲美孔子的论语。要是孔子在世,恐怕要24小时用手机上推特发警世『推』言了。

雷人的main

伟哥摘下新科羽球全英赛冠军头衔后,朝野上下设宴为他庆功。据《当今大马》报道,青体部长阿末沙比里『爆料』,说李宗伟赛前赛后都必须拨电话给首相夫人。他引述双方对话内容:

伟哥:『拿汀斯里,我要main。』首相夫人:『尽情去main吧。』接着全场爆笑。

Main是比赛,main也是玩。『玩』字暧昧,含多层意思。如果全场的爆笑显示了这是一个黄段子,那这段子不用说,肯定是百分百的一个马来西亚黄段子,因为只有大马人才觉得好笑,大马朝野上下才认为main哥是个乐子,而哥被main了还得陪着笑。

怎么说都好,不要main哥,哥不是个传说。

雷人的哥

大马本周雷人语录,首推黄家定的『党难当前,不能置身度外』。为了『平息党争』,他必须复出做一家主,即便『内心几经挣扎』,他还是在『循众要求情况下』,义无反顾地在328竞选会长一职。

你说,这种说辞忽悠谁呀?

马来西亚的华人不乱,乱的是马华。我一直百思不得其解,几个男人一大把年纪了,为何为了一张椅子争得面红耳赤?不如索性分蛋糕那样,分分掉不就算了吗?来一个翁氏马华、一个蔡氏马华、一个黄氏马华、一个廖氏马华,乃至一个魏氏马华周氏马华都可以,反正马华和大马华人越来越没有关系了,反正308的胜利摆明了328的滑稽。

大家都知道,328后必有死伤。对忠实影迷,在下有一个劝告:不要迷恋哥,哥只是个传说。不要迷恋哥的膀子,膀子一靠搞不好会脱臼。对念权的哥儿们:不要迷恋权,权只是两行泪。

(本文刊登于19/3/2010《东方日报》龙门阵

关于关系的微妙关系

图片
男女关系

网友对21世纪的男女关系有新诠释:笨男人+笨女人=结婚;笨男人+聪明女人=离婚;聪明男人+笨女人=婚外情;聪明女人+笨男人=婚外情(因种种顾虑,本人另加这一条);聪明男人+聪明女人=浪漫爱情。换句话说,根据这个公式,浪漫爱情是无法和婚姻划上等号的。

职场关系

于是有人狗尾续貂,创了以下职场公式:笨老板+笨员工=加班;聪明老板+笨员工=生产;笨老板+聪明员工=升职;聪明老板+聪明员工=利润。过犹不及,难令人莞尔。

官民关系

事实上,把复杂的男女关系或职场关系简化为几个符号,和毛泽东在《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提出的公式,即『团结—批评—团结』,似乎有异曲同工的功效。

当年毛泽东把他的思想政治工作,化为一个具体的公式,让即使教育水平不高的老百姓也能明白。三言两语画龙点睛,是要有一点广告文编写人的天份,和小说家创作的巧思。除非读者悟性不高,或误性太高,那就无可厚非了。

牛草关系

笨导演+笨嫩草=拍戏;聪明导演+笨嫩草=快活;笨导演+聪明嫩草=出位;聪明导演+聪明嫩草=利用。

没有关系

事不关己,所以关心。我的话尽管听来多不靠谱都好,这是事实。且看梁导演外遇事件,越大份的报章报道越大,一个导演仿佛震了整个海地。天涯何处无芳草,草原上的牛多的是。其实牛和草不关我们的事,我们只是end user,最终用户,管吃肉就行了。可是愈是事不关己,事情愈有趣,看了梁导自导的戏,再看梁导自家的戏,连各界评论人都加入行列,谴责梁导的道德行为。

3月4日《光华日报》打了个标题:<梁智强考虑把婚外情拍成电影>,看到我顿时哈哈笑得不行了。想到嫩草和牛其实并非如我想象中没有关系,end user有一定的利用价值,试想,没了吃客谁养牛种草?

马华关系

马华和大马华人越来越没有关系了,所以华人越来越关心马华的事。四个男人的关系,搞得比三男一女更复杂。单凭《当今大马》引述黄家泉这一句『如果黄家定复出,人家就会说又是黄氏兄弟,但这并不是什么丑闻。你只能怪神,因为我们是兄弟。』,就可媲美港片经典台词。

众多关系之中,我居然疏忽而漏了『党』和『神』的关系。诸位看戏的,想知道结局杯具或洗具,问神去!

(本文刊登于17/3/2010《东方日报》龙门阵

魔幻世界三品牌

图片
爱丽丝牌的幻梦

一个人早餐前可以想象六件不可能的事,早餐后会怎样呢?一,他大可忘了这六件不可能的事,抹抹嘴,拎着公事包上班去;二,他可以选择实践这六件不可能的事。

我说的是电影《爱丽丝梦游仙境》的核心,若不是她从父亲身上继承了那一点点狂劲,就不会有《爱丽丝梦游仙境》这个故事。当爱丽丝梦见自己掉入深洞里,遇见奇奇怪怪的角色和事情时,她父亲告诉她:『我早餐之前就可以想象六件不可能的事情。』爱丽丝接着问她父亲:『那我是不是疯了?』他父亲微微一笑,毫不犹豫地说:『You're mad,bonkers ... but I'll tell you a secret: All the best people are。』

最棒的人都是疯子,因为只有疯子才无视这世界的法度和规则,而创造出世俗不能理解和接受的新鲜事。英文有个说法:『Let your imagination run wild。』想象是只不羁的野马乱颠乱跳,正如蔡国强把火药玩成了艺术,而希特勒却把大屠杀当作行为艺术。

陈冠中牌的盛世

香港作家陈冠中的小说《盛世》穿了一身大红袍,乍看之下还以为是毛语录《小红书》再世。在陈冠中的想象世界里,2013年中国进入顶峰盛世,连星巴克都被一个叫旺旺的集体收购了,卖起桂圆龙井拿铁,每个中国人脸上都洋溢着幸福。可是,大家都想不起中国进入盛世之前的前一个月发生了什么事情,也没有人追问那一个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中国莫名其妙地丢了一个月。

人是善忘的,这句话说得没错。当到处都洋溢着一片喜洋洋时,群众带着笑脸集体掉入记忆无底的黑洞。阴谋在哪?原来中国内部解不开死结的时候,为了把危化为机,政府覆手为云趁机拨乱反正,因为『只有大危机才能让老百姓心悦诚服的接纳专制大政府』。一个月的拨乱反正后,政府立即研变一种类似摇头丸的兴奋剂,混入国家的自来水水库,全民喝了一天到晚『嗨』,成为全世界快乐指数最高的国家。

国震牌的一个孖来袭哑

挨戾撕坐在大树下,翻开姐姐的一本《无字天书》,感叹:『一本没有字的书,有P用?』突然瞥见兔一只,经不起诱惑,跟着它掉下了一个洞,堕、堕、堕。挨戾撕来到了『先进』,瞻望高桥的裂缝在滴血,低头发现脚底淹没在豆腐渣里。抬头被『观员』的大肚腩遮蔽了视线,他脚底下有个小孩,童言无忌被掌掴,而后突然消失了。国震牌的危机制造器定期生产,孖来袭哑的洞民产生乱觉、错觉、幻觉、最后失去…

言言言言言

图片
(箴言一)

有个网友写道:『如果2012年火山没喷,地没裂,楼没倒,家没淹,你还在,她还爱,请在2013年1月4日结婚吧!因为这是千载难逢的201314爱你一生一世。』1314的爱情好浪漫,爱你到天荒地老海枯石烂。当然,不要小看天时,切莫扼杀地利,所谓天造地设的姻缘,不是我爱你你爱我就可以,还要看买了戒指,双方的手指还在不在。

(赘言二)

翁诗杰三度道歉,教我想起有一首叫的英文歌,唱到最后有一句很冧的歌词:『After all that we’ve been through,I will make it up to you,I promise to』。翁诗杰我们都知道了,知道你捅黄蜂窝忘了穿护身外套戴护脸面罩,无论是坐在轮椅或脚踏实地,遍体鳞伤的你还是会奋斗到底。

又想起另一首李宗盛的歌,开始是这么唱的:『你像个孩子似的…』唱到最后:『相爱是容易的,相处是困难的』的部分,我想把歌词改成:『道歉是容易的,改变是困难的』,然后接着唱:『决定是容易的,可是等待~是困难的。』谢谢。

(戏言三)

马华党员刷牙,只有杯具(悲剧)没有洗具(喜剧),结果牙齿烂掉。

(进言四)

100个民间团体在308海啸两周年纪念日,向国阵和民联提出诉求,要求朝野政治领袖制定《罢免法》。据《当今大马》报导,黄进发解释:『《罢免法》就是允许一个选区的选民,收集签名要求罢免该区代议士,只要筹得足够签名就有权要求举办选举,让该区全体选民投票决定是否罢免该名代议士。』

这毕竟是『铲除蟾蜍』的良策,要记住,蟾蜍之所以不是一种宠物,是因为蟾蜍乱跳,不止乱跳,而是不知什么时候跳,往哪里跳,什么时候会再跳,养不熟。若误把蟾蜍当青蛙煮食,更可能随时中毒。

(传言五)

『我要把我曾经脱掉的衣服一件一件穿起来。』大家一直以来都以为,这是舒淇为了『改头换面』而说的一句话。透过王晶的镜头,观众把她的衣服一件一件脱掉。如今《纽约我爱你》那个从画家眼里才看到自己的美的女孩,在《GQ智族》杂志专访中坦诚地表明:『我也希望是我讲的。可是,对不起,完全不是我讲的。』

(赠言六)

真话假话,一言难尽。如果火山没喷,地没裂,楼没倒,家没淹,你还在,她还爱,马华党员的牙齿还没坏,翁诗杰的谦辞不再,蟾蜍铲除了,没人关心舒淇的衣服了,我相信1314,相信你係我一生一世至爱的皇帝。

(本文刊登于10/3/2010《东方日报》龙门阵

为官的底蓝箱的底围观的底

图片
(微观一)

写日记掉官职的,相信韩峰是第一个。这韩峰不晓得是天生愚昧,还是干了坏事沾沾自喜,本该销毁的证据,却白纸黑字给自己留下一条尾巴。他记录酒席应酬、贪污受贿、玩弄女人等为官细节,连带关系皆有名有姓,结果被一个怀疑老婆和韩峰上床的网友爆日记,让众人一睹官场上不为外人道的糜烂生活。

是<烟草局长的日记>也是<官场现形记>现代版,韩峰的文笔流畅简练,具时下流行推特微博的风范,关于他上午如何开会,下午如何开房,写的全是韩峰的寻常事。比方说12月31日:

『玩女人上,终于玩了,又和小盘玩上了,还固定地和谭善芳玩,还有个莫瑶待玩,今年真是交了桃花运,女人多了就是要注意身体。』

(微观二)

虽说科技时代离不开晶片,大马卡有晶片,护照有晶片,狗狗有晶片,如今鱼箱也有晶片!

我怀疑,农业及农基工业部是否在摆摔渔民。假设鲜鱼的重量必须使用微晶片扫描器来感应,恐怕有朝一日,你我他都被要求在体内植入晶片。医生看诊扫一扫就知道婴儿几公斤,女人扫一扫就可以决定餐后点不点蛋糕。当然,大家只需缴付合理的费用,还有一年担保如假包换,噢..不是,是保用一年。

(围观三)

韩峰被网民踢爆,全赖中国网民的围观特色。有位学者徐贲认为:『正是借由围观这种行为方式,人们才得以进入公共领域。』就韩峰事件来说,日记的转发与浏览程度,足以挤入中国情色小说的前十位。

既然围观是第一步,第二步就是嘲讽。虽然小市民势弱,但集体围观时,所谓看似水滴,但滴水可穿石,嘲讽形成的力量无形中改变了民众的社会意识。接下来若能理性对话,必能建构公民意见而影响公共决策。

(围观四)

马国网民虽说有围观的习惯,可是风气还挠不到胳肢窝。据《东方日报》的报导:『蓝色鱼箱引发罢市行动匆匆落幕,诺奥马在3小时与进口商晤谈后,起初声言抗议的进口商放软立场,纷纷竖起拇指,大赞鱼箱好!』

人家写写日记被网民一围,就停职查办了。咱们植入微晶片扫来扫去,依然看不清楚。昨天才露个破底蓝箱子给大家看,今天却竖起拇指赞蓝箱一级棒。围观的戗话一受惊吓,软趴趴躺在甲板上。死鱼,还踢它干什么?

(本文刊登于5/3/201《东方日报》龙门阵)

找乐子再定位

图片
(乐子一)

某种程度上来说,网上流传和转载的艳照一般上儿童不宜,可是最近有个老少咸宜,被称为『犀利哥』的男子在网上爆红,原因是这位帅哥是个乞丐,也可能是流浪汉,却因一身的衣著搭配十分亮眼,神情酷毙。『这个乞丐太有范了!』网民这么说:『那忧郁的眼神,稀疏的胡茬子,还有那杂乱的头发,都深深地迷住了我。』

『犀利哥』身材高大,五官英俊,长相酷似张东健,他嘴边叼根烟的姿态十分Mark哥,被网友誉为『潮人乞丐』。有个电器店老板某日在相机店试新镜头时,恰巧『犀利哥』气宇轩昂地走来,这位好摄之友被他的气势深深吸引,抓拍再上载到摄影论坛上,没想到『艳照』引起许多人的关注。

谷歌关于『犀利哥』的搜索结果至今一共有2,510,000 条,和张东健的4,830,000条相比,大概一半。甚至有位吕姓女士怀疑『犀利哥』是她失踪两年的丈夫。

(乐子二)

有个网友研究了汶川、海地和智利地震的微妙关系,提供了一张规律图,如下:
512
112
227

汶川大地震发生于2008年5月12日,海地地震发生于今年1月12日,而智利地震则发生于前几天的2月27日。这张图横看竖看都一个样,好像数独(Sudoku)一样神。当然,巧合的事每天都有,不表示这张规律图能预测天灾,却见网友的细心观察和巧思,十分逗趣。

(乐极生悲三)

在另一轮政治海啸排山倒海之前,有些人退党入党看月亮控汐引潮。然而,在海啸引发的8.8级大地震殃及咱们家池鱼前,我们学会了居安思危。最重要的是,当我们活在这个地球上,面对的,是能够设计人祸却无法预测天灾的悲剧。这时候,除了化平庸为神奇,也只有化腐朽为传奇,把海啸化为海笑,把悲剧化为杯具。
如果你认为我这么说渎犯了智利200万罹难的灾民,请原谅我不够敏感,宽恕我不够情义。可是情义不是叼在嘴边的一根烟,不是挂在大楼外的一个匾,更不是互相表扬的慈善事业。因为我觉得,假装的人太多,假情假义的人更多,假惺惺的人更不胜枚举。

(苦中作乐四)

『犀利哥』神智不清,有次清醒的时候,睁着眼睛说了一句话:『找个女人来爱我。』有话直说,不愧是好汉。张晓卿以为马国中文报读者神智不清,也睁眼说了一句话:『本报知道我们的力量来自于眼睛雪亮、洞察力强及对报纸有要求的读者。』是或不是,那得看瞎话的独家说服力强不强了。

(本文刊登于3/3/2010《东方日报》龙门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