帖子

目前显示的是 七月, 2009的博文

结束的后续开始

图片
这么巧我有个国宝级祖父,有句话小小年纪就耳熟能详:『画家死了才值钱。』他生前画画为生,家『图』四壁。家父从小就警告我们,别妄想当艺术家,除非你想死后发财。

死后他的画挂在国家画廊和收藏家的书房,拍卖会上颜色幻化成数字单位,艺术标上了价码。

雅丝敏阿末的作品我没看过,连她著名的《单眼皮》我除了听朋友连声赞好之外,故事情节一概不知。她那些帮国油拍摄的广告,我依稀有点印象。可是她死后反而兴冲冲想看《15Malaysia》 只因为那里有她的一部分。我上Facebook加入《15Malaysia》成为3,300 多个粉丝团队的其中一员,想赶在稍纵即逝的爱恨前说一声我也爱她。

画家、作家、音乐家、电影人死后留下作品,只要作品还在他就不朽。生命停止的那一刻开始,作品以独立的姿态继续成长。创作熄灭的六欲衍生了七情,只要电光交加每一部作品都可以是一个传奇。

有一部影片我看了四遍。一次在波士顿,一次在新加坡,一次在家看123分钟的VCD,最后一次是173分钟的导演剪辑版DVD。意大利片《Cinema Paradiso》的Alfredo是小镇电影院放映员,那还是个自己带凳子到电影院看电影的年代。戏里的小朋友Toto被电影的魔力深深吸引,他经常陪Alfredo工作学会了放映。Alfredo总是仔细地删剪情欲镜头,胶片装满了一桶使坏的男女。这一切意乱情迷Toto都很好奇。30年后,离乡背井的Toto接到一通电话,回家乡参加Alfredo的丧礼。Alfredo留了个电影胶卷和当年操作的投影机给他。

当他启动投影机时,剪辑成片的黑白淫荡镜头天真地教他流泪。Allfredo离开了,和Toto一老一少的身影定格在银幕上男女调戏之间,接吻的片段使他想起了家乡的初恋。最后,Alfredo没带走的回忆它都留驻在这一卷胶片,直到褪色的那一天。

回到现实,约会在宝石和百乐戏院已是往日的美好岁月。想起当年放学和女同学到新都戏院看《9½weeks》那种偷吃禁果的感觉,如今戏院依旧但是都改放兴都片了。现在电影院的椅子没有往日割破露出海棉的椅垫,没有陌生人的脚趾头突然出现在椅背空隙之间。那一次我悄悄地告诉我妈,她使了个眼色取下发夹给我,我狠狠地刺那只脚板。散场后亮灯回头一看,那人早逃掉了。

是有点遗憾,遗憾什么,我也说不准。戏院不去了,下载的电影存在硬盘看完就删。麦可死了,人们从剩下的一个鼻子洞使劲地掏拼命地挖。赵明福死了,人民…

结果无厘头

图片

活着的两种状态

图片
Jim Carrey有部片子叫《Yes Man》。故事说自从女友离开后,他就变得萎靡不振,成天窝在沙发上看电视喃喃自语,不接电话不见朋友,决心与社会断绝关系。直到有一天被好友硬拉去参与一个『说Yes』的激励讲座,印证发生在他身上一连串的惨事,是他惯性的『No』如咒语般带来霉气。

所有看不顺眼的事,岂知因一个『Yes』字,竟然造就了无限奇迹。从认识新女友、上司的垂青、客户和朋友的欢愉,『Yes』的连环效应教人啧啧称奇。他找到了勇气放开自己,也发现世界其实没那么坏,变得更有自信,从此迷信『Yes』和它的魔力。

念书时走在美国波士顿城里,街头巷尾尽是尿骚味和无家可归的醉汉,有的是战后伤了脑袋,有的是目标彷徨选择有家不归流落在外。你经过时他们会寻找你眼神的破绽,伸出手向你的同情心讨几个零钱。

当时,我有个善心和理性兼具的朋友,屡屡遇到讨钱的,他不从口袋掏钱打发,或不耐烦地挥手说No。他会亲自带这些游民到附近买点吃的,看着食物吞下肚,才拍拍他们的肩膀放心离开。曾经问他为何给自己添麻烦,索性把钱给他们不就是。他说:『哈,给他们钱搞不好又买酒喝。』后来在当地住了一些日子,发现常常有醉汉游民半坐半卧在墙角,身边便当纸袋包着一瓶酒,人已奄奄一息。结果不是醉死,就是冷死。

前一阵子才听好友说,她的男友在Pudu车站遇到一个中年男人带着一个小孩,说他第二天要搭巴士回家乡,可是钱包被人扒了,向朋友的男友要点钱。当时我第一个反应是:『No,这么老套的点子还有人用?』她笑笑接着说,他男友带两父子到附近的廉价客栈,把他俩安顿下来,付了一晚的住宿费才回公司办公。他放工后再到Pudu看他父子俩,而他们还在客栈房里。这个好人男友给他们弄两盒杂饭才回家。

现实的故事居然有个电影结局,一个星期过后,她男友收到那位父亲的道谢来函,和邮政汇票。

昨晚和几个朋友在KLCC的本地餐厅吃晚餐。待者和我们的眼神似乎是磁铁同极,这边招手那边回避。老板和待者都神情恍惚动作迟钝,冷漠的面孔下疲惫地尽是No别叫我。我想起有一回高速公路超车越过那个开Harley的中年老外,他随性地对我挥手,脸上漾满一圈圈的笑窝,当时我不禁脱口说:『Yes!That’s the spirit!』

Yes 和No一念之间的抉择,以人心戒备和生命热忱为前提。有的人安慰自己平凡是福,时时躲在幕廉后维持同一个状态,单一个No字就仿佛绝对I’m fine。有的人不把…

如果我有两千万

图片
如果我有两千万,我也不请APCO Worldwide Inc.帮我包装。美国人怎么知道大马人的心事,“一个马来西亚”不是“We Are The World”。登基那天的粉红套装,分明是给美国人“搵笨”。执政一百天策略,只能用在奥巴马健美肌肉男身上。当奥巴马双脚搁在桌上讲电话,阿吉却忙着把铁钉和几片叶包了咒两下贴在别人桌下。要把形象销出国外,国际化讲的是本钱才华不单是包装。可是问题不在外销,当本土自销已千方百计垄断市场。悲剧往往是这样当纳税人的钱这么个花法,悲惨的不止是407当人民的福祉这么个玩法。如果我有两千万,我也不花在APCO Worldwide Inc.身上。如果我有两千万,我宁可请Monster Inc.帮我包装。

点击风云两千万报导)

粉红鞋的心理测验

图片
1.谁的鞋?
A.杨艾琳的
B.杨艾琳的狗的
C.杨艾琳的爱人的

2.这双鞋的主题是什么?
A.蹦蹦一串心
B.喵喵比你猫
C.花花豆腐花

3.这双鞋的价钱:
A.RM50以下
B.RM50-100
C.RM100以上

4.什么人穿这样的鞋?
A.爱美
B.爱媚
C.爱霉

5.你会不会洗这双鞋?
A.脏了洗
B.洗了坏
C.坏了买

6.鞋带能不能解开?
A.能吧
B.不解才有风情
C.解也烦不解也烦

7.什么样的人会喜欢穿这种鞋的人?
A.只要是杨艾琳穿就喜欢(~~打完这十个字呕了三十次)
B.娈童症男人
C.知道鞋的价钱的人

8.谁会这么无聊做这种测验?
A.谁说无聊?
B.反正没事
C.关心时事的人

如果你的答案大部分是C,你以为这是关于翁诗杰或刘天球的测验,你上当了。

如果你的答案大部分是B,你以为这是关于你的爱情指数的测验,你受骗了。

如果你的答案大部分是A,你是杨艾琳的忠实粉丝,你没希望了。

(注:不是吧?周末你还想看政治问卷?)

2009年7月25日18时43分开始

图片

到底谁真的在乎谁

图片
人与人较劲,夜以继日地计算对方,每一种斗争都分秒不容松懈。一早上班车超车,有空隙就能开出另一条路。下班回家挤地铁,在腋下的异味和黏糊的肌肤之间,钻出一个自己的空间。政党PK政党,把人民福祉置之脑后私利摊在胸前。政客PK政客,揭疮疤撒盐巴,毫无远见地宁可为了一个梨子,把一盘好不容易凑在一块的水果拼盘打翻。每个人都踏上权利列车,加入从无间断的竞赛,各自把守各自的位置,然后把领土伸展侵占,不在乎对方的汗臭,不忌讳血腥沾染。

Facebook 10:24有人为赵明福悲愤狂怒声声人神共愤;10:40 有人参加“下辈子你会是什么?”测验,结果是“一碗牛肉面”;10:51有人难过得昨晚只睡三个小时醒来喊无畏无惧的口号;11:13有人说十七区的糖水很好喝。

风花雪月派的博客谈论《甜蜜蜜》编剧岸西执导的第一部影片《亲密》,有的说失恋喝黑狗啤便秘或人际关系与温度计的暧昧关系。而时评博客纷纷收存和上载赵明福的相片,几乎每个人的电脑档案都至少有一张赵明福的相片。是谁都不能不写赵明福,每个留言都在心痛一个好好的孩子。

“沉冤莫雪”是七月的代名词,来自一种无影盟邦大伙不敌的同侪压力。就如“黑色霹雳”穿黑衣上旧街场白咖啡馆,可以为了一棵树和朋友翻脸一个月。或者是为了报章头版拉惹柏特拉那张双手上铐拎着巨人霸市塑胶袋泪眼盈眶的相片,激动得五脏六肺热血沸腾了两周。

12:57 有人传来短讯说新买的Blackberry不能打中文字;1:06 《东方快讯》传来赵明福的家人盖棺仪式泣不成声;1:32 收到一点都不好笑的黄色笑话,还得费劲按删除;1:46 有人骂道腰缠万贯的吉兰丹王子,居然起诉美模老婆索偿105万。不说差点忘了这回事,笑脸回他。

晚间与两个好友在一点打烊的露天咖啡馆喝茶聊天。茶水间赵明福冤魂缠绕,与其说感叹赵明福的冤屈,不如说是借之为己昭雪。朋友说她热爱这片土地,她的热诚令她十分投入工作,即使许多人对目前的时局心灰意冷意兴阑珊,她还是全心全意地做好一个接一个的本土电视节目。然而,赵明福坠楼事件突然把她的信心挖空,之前的心血似乎没了意义,成就显得虚空。她问我:『为什么你说人命就像用了丢弃的纸巾?喝了抛掉的汽水罐?而事实真的是这样。到底谁真的在乎谁?』

当下永恒的事,其实都是短暂的。每一件忍无可忍的事,都在同一个空间里一再地复制。任何看起来无法承受的重负,换个角度,居然轻得没什么意义。在失恋啤酒电影Blac…

皇狗队的任务

图片
有只猫死在后巷。尸体发臭才有人发现。它就死在野狗寨旁。

狗头来了。它说猫自己跳下来跌死的。有听过自己跌死的猫吗?猫群不服,要狗头查个水落石出。

猫死了。狗没被叫去问话,反而猫一只又一只被召唤。猫不服,要狗头主持公道。

狗头等尸体凉了几天,猫埋葬了,才慢条斯理说好吧。猫群有了些希望,甚至放下了港口那宗偷猫粮的心事,也没空揪着镶钻石狗皇宫的事,偶尔心念一闪觉得时间巧合得太蹊跷,不过猫确确实实没空理。

这头有了点着落,那头狗头又放话,说新组的皇狗队只查狗儿有没有侵权,不打算管猫怎么死法。

是不是说,如果没证据证实野狗咬死猫,就没事?即使猫是给毒死?还是野狗请鼠刺杀猫?还是野狗咬死了猫,再把嘴巴抹干净了?这些统统都不关皇狗队的事,那皇狗队是成立来证实:狗,没有亲手杀猫。

只要证实了这件事,就可以收工。

第一次推人下楼

图片
第一次牵手,两个手掌被汗水粘在一起。第一次接吻,舌头卡在牙缝之间。第一次交配,模仿街上那两条狗结果很狼狈。第一次听光良的第一次,没有听过那么难听的歌。第一次出轨,偷得忘了自己是谁。第一次失恋,痛得被老板炒鱿鱼还骂人黐线。第一次吃龙虾,爽到决心代替交配。第一次收到稿费,不舍得兑成现金亲了又亲结果支票湿了银行弹回。

第一次推人下楼,故事就比较累赘。

『这件事,搞定它。』

部下:『Yes boss。』转回身对部下说:『你,知道怎么做啦?』

部下的部下:『是是,立刻办。』转回身,指着马仔:『立刻搞定,不然别回来。』

部下的部下的马仔:『知道知道,我知道怎么做了。』转回身对马仔的马仔说:『你还想见老婆,就快快搞定这件事。』

马仔的马仔说:『知道了老大。』立刻推一推身边的伙计:『你识do啦?』

『识,识,马上去。』马仔的马仔的伙计说,转回头望望房间。

房里除了福仔,剩下扫地的阿嫂。

『你,明天还想在这里扫地吗?』阿嫂缓缓地抬起头,『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

『处理掉这个人!』阿嫂听了仰天大笑:『哈哈哈哈哈!等很久了!』

她一把搂着阿福,一口『嘴』下去,嘴得汗水粘在一起,舌头卡在牙缝,比狗还狼狈,比光良还难听,出轨都没这么忘我,失恋都没这么痛快,龙虾都不够他虾,稿费都不够她湿。

然后她放开阿福,一脚拽马仔的马仔的伙计。『滚下去吧,一班狗东西!』

『啊~~~~』……..『碰!』

马仔的马仔的伙计天都不收,化脸为阿福。而阿福的脸,唉,无奈,马仔的马仔的伙计的确长得不是很好看。

完美的学生自煲汤

图片
我和爸爸讲华语,and I speak English with my mom。我爷爷以前在印度工作,所以我们偶尔用兴都话交谈。我俩说话时头会向一边勾一直勾,运动多了颈部肩膀从不酸。我哥哥娶了个法国妹,她教我数学题时un, deux, trios..。不过我通常很不专心因为她的金发乱得很好看。后来我们在意大利住两年我学会了烤皮萨,街上看到美女吹口哨喊ciao bella。有天妈妈买了架洗衣机,说明书翻来翻去竟然都是意大利文,而我竟然可以翻译成英文给她。回来马来西亚上学读国文,有时买份马来报章学生字内容不用看。中文教数学时乘数表念得很快很顺口,换了英文变得很慢很拗口。两种速度替换学习有助松懈口部肌肉,所以我唱歌很好听。我平日爱听西班牙歌,因为拉丁妹够火辣。Como esta mui bien 哗啦啦,muchachas 都偏爱我耍两句西班牙话。上了大学爱上一个日本妹,一天到晚卡卡卡,上床下床阿里嘎多没完,幸好很多事情不用语言就办妥当。如今我开Mazda R8 上夜店把妹,全赖我读书不紧张。什么语言什么话,学校只是社交的地方。很小时候我就知道,没有制度是完美的制度。每个人喝不同的汤,什么汤好喝就自己煲什么汤。

七月的怎么说话手册

图片

联系一个人的方法

图片
联系一个人有很多方法。你可以直接按他的电话号码,铃铃,噢..不对,应该是什么谢安琪蔡依林杨丞琳的歌声后,对方喂喂就接上了。换着对方,他很有可能接不上你的电话线,因为你换了电话号码,忘了通知或不想通知他。他想联系你于是就电邮你,但是这不代表一切顺利。你可能因为内政部骇客你而换了邮址,结果gmail hotmail yahoomail试了三次决定邮件退回。

可是你如果真的想联系他你还是可以打电话给他,即使内政部窃听你的电话,你还是可以走到茨场街角落那个公共电话亭打给他。你也可以电邮他因为即使你换了邮址他的没换。你要是非常小心你甚至可以去网咖用电脑,匿名开一个新的邮件户口,再从那里电邮给他。他可能有几个户口,你可以开十个户口电邮他的十个户口,每次更换,每次上不同的网咖。

什么时候会想联系一个人?911困在世贸大厦?大白鲨咬着你的大腿?爬山时深林迷路?反锁自己在房里突然跳出一只大老鼠?被皇室性虐待想逃命?在窗沿被推下去的前一刻?想念一个人?

什么时候想联系一个人却不能联系一个人?被绑匪用枪指着私处?大白鲨咬你之前先吞了你的电话?深林里没有线?大老鼠站在手机上面?皇室正用手机虐打你?推下去之前手机已被没收?想念人不过更享受自虐?

要是你真的想联系一个人,没有联系不到的事。除非你不想联系他,不敢联系他,找个堂皇的借口让自己心安不再联系他。然后给自己千万个被断了线的理由,也是枉然。

然而事实是这样:所有的举动都是多余的,因为他由始至终根本就没打算联系你。

赵明福静了,他们叫他静了

图片
想起我表哥。他叫野苗,可没见过他。当年四人帮的时候,我二姨丈是知识分子,捉去劳改。他儿子当年还很年轻,有一天从楼上掉了下来。就这样。我二姨从此神经不对劲了。

几年前见过二姨丈,他弟弟在澳洲是有名的经济学家,全家移民澳洲。劳改后他说话变口吃,整排牙坏了,澳洲福利让他装了一排全新的假牙,白白亮亮。

在二姨面前千万别提起四人帮。即使多年后在澳洲,平日和亲友说话依然战战兢兢。我们从来不敢提起野苗,她一不对劲,医生也没辙。

赵明福他妈还好吗?这头在办婚事,那头就走了。他小时候玩耍跌倒,他妈都急死了。如今像扔一张用过的纸巾,抛一罐饮完的可乐,咚一声后,静了。

静了。会吗?

血染头巾十八刀

图片
玛娃(Marwa El-Sherbini) 轻轻地推着秋千,两岁的儿子荡来晃去,母子俩笑得好开心。自从三年前随夫从埃及迁居德国后,她没有一天不感激上苍赐她于幸福。丈夫是Minufiya 大学教授,同时是Max Planck Institute遗传学博士研究生。玛娃除了相夫教子,本身是个合格的药剂师。

这一天,在公园里儿童的嬉闹声中,她不自觉地摸摸仍未显著的肚皮,三个月大的小精灵将在德国诞生,和哥哥一样,德国如今是他们的家。她轻巧地稍微整理头巾,笑起来两个浅浅的酒窝,尽是伊斯兰女性的矜持美。

下午的阳光暖和,儿子的笑声格格听在任何人心里,都比阳光暖和。可是事实往往不是这样。

一个德国男人和他的外甥女(侄女?)走了过来。他命令玛娃把孩子抱走,因为他的外甥女要荡玛娃儿子坐着的秋千。玛娃拒绝了这无礼的要求。于是他试图扯下她的头巾,并破口大骂指她是“伊斯兰恐怖分子”,是“婊子”。

当然,玛娃亦非等闲之辈。她以恶言侮辱为由把这位Alex W.控上法庭,结果Alex W.被罚款780欧元。当天他在法庭上再次谩骂,指玛娃『没有权利住在这里』。于是检察官申请上诉,要求更高的惩罚。

诉讼听证会定在2009年7月1日。当时,玛娃的丈夫和已经三岁的儿子也在场。玛娃上前作证之后,Alex W.突然冲到她面前,一把刀往她身上猛捅,『你不配活下去!』他喊。他一共捅了18刀,玛娃再也看不到她32岁的生日蛋糕,肚子里的孩子也没机会见到他的爸爸、哥哥、和温柔的妈妈。

刺杀的整个过程足足8分钟。有个保安人员出现,却在混乱中朝玛娃的丈夫开枪。她丈夫因为尝试阻止Alex的残暴而被捅了三刀,加上脚上这一枪,过后被送入医院急救。

Alex本来应该为个人的极端行为负责,可是偏偏这种时刻头巾的宗教色彩掩盖了理性的遁词。埃及狂怒,顺水推舟地供玛娃为『头巾烈士』。极端教徒那些冠冕堂皇的理由说服群众,西方人又在批判我们妇女圣洁的头巾了。

巴勒斯坦裔美国人Hesham Tillawi博士在他主持的节目《Current Issues》上说,为何带头巾有罪?那穿短裙穿比基尼呢?怎么不见伊斯兰教徒杀比基尼女郎?

7月6日数千个埃及人围着玛娃的棺木哀悼。他们诵着:『There is no god but God and the Germans are the enemies of God.』整个丧仪弥漫着政治和宗教的气味。玛娃的哥哥守着妹妹的遗体…

不债留子孙心理测验

图片
1.当你在电视听到“债留子孙”这四个字时,你的反应是:
A.我不能穷
B.子孙最好有钱
C.刺激神经

2.如果你爷爷欠阿窿很多钱,你会:
A.叫爷爷还钱
B.既然欠了,干脆借多一点
C.交独立稽查公司稽查

3.姨妈姑姐叔伯对你家丑外扬十分不满,你怎么说?
A.不关我的事
B.问他们啦,我怎知道?
C.忍

4.为什么要拖这么久才查爷爷的账?
A.反正都这么久了,你不能等多几个月吗?
B.这样叫久?我等女友更久。
C.我妈管账,等她点头。

5.遇到麻烦的事,你会:
A.闪
B.没看到
C.我不管,谁管?

6.你最喜欢的华乐是哪一首?
A.梁祝
B.帝女花
C.十面埋伏

7.如果你爷爷偷糖果,你会:
A.跟奶奶讲
B.帮他偷,自己分一半
C.纠缠到底,坚持水落石出

8.你对内裤有什么看法?
A.穿啦
B.内裤是穿来脱的
C.内裤外穿比没有穿好

测验答案:
如果你的答案大部分是A,你没什么大作为,所以,今后不用奋斗了。

如果你的答案大部分是B, 你更没作为,当败家子算了。

如果你的答案大部分是C,恭喜你,你是Superman!

南无大悲牛仔裤

图片
没有人比我更有资格谈论牛仔裤了。我工作穿牛仔裤,休闲穿牛仔裤,跑步穿牛仔裤、睡觉穿牛仔裤。我也吩咐年纪比我小一圈的朋友,有天我猝死也得穿牛仔裤摆入寿木。我的衣橱里除了内衣裤都是牛仔裤。宽的、窄的、长的、短的、名牌的、夜市的、刘伯松家偷来的、杨丞琳穿不下的,统统在我衣橱里。

不是因为我长得像牛仔,牛仔裤这东西人人都可以买可以穿,但不是每个人都穿得好看。先决条件,腿要长,这个我有。再来就是腿不能廋得两根牙签一般,要长点肉,这点我有。还有的就是穿了牛仔裤,人不可以好像洋娃娃小甜甜小公主娇滴滴,走路要有一阵风,这个,我也有。

最近特别爱穿洞的牛仔裤。你知不知道,牛仔裤就像爱情,穿了洞,才透风。那个风干橘子Leonard Cohen 的名言There’s a crack in everything, that’s how light gets in.真是十一字真言,穿洞的牛仔裤产生危机,比如,随时破得更大洞、蚊子容易叮、蚂蚁爬进去等。然而破洞制造了商机,比如,若隐若现的大腿引人想入非非、因为都破了还顾得了那么多豁出去吧、反正破了也就算了云云。穿洞的牛仔裤开创了新的种种可能性,excuse me,不是可能『性』ok?

当然,我偶尔也想穿穿旗袍,但是结果还是穿上牛仔裤最舒服最好看。现在就算是名牌牛仔裤,也是Made in China。有一回穿了在Zara新买的牛仔裤,约朋友唱K。上厕所哗啦啦唱到一半,噗!钮扣弹出来,呆呆的掉在地上。啊,幸好是牛仔裤,因为穿牛仔裤一定穿粗粗的皮腰带,下半场没钮扣的牛仔裤撑到唱完,安然无恙。

穿洞洞牛仔裤的日子里,我偶尔会敲敲木鱼,念念有词地南无大悲牛仔裤、南无大悲牛仔裤..

爱情狂欢

图片
每一次爱情结束
感情也就结束了
搞一次狂欢舞会
把死气沉沉的人生
打开大门透透气
然后很快发现
这一切徒劳无功
原因很简单
日子闷得发慌
心已百孔千疮

Harrier 和基宫的人生启示

图片
喂,前面有辆Toyota Harrier,开得很“神秘”。开车怎么样才开得“神秘”?噢,可能是里面的人神秘,人逢必闪。闪去那里?警车救伤车来时你怎么闪?也是pun。那神秘来干嘛?不是啦,是因为后面跟着来的车。你是说后面也是Harrier?不是不是,听说是官车。棺材车?你耳聋啊,我说官车!大官开车,毛车开路,有什么大惊小怪?也是pun。不过听说他平时出门,都是这个排场,还有七、八条大汉护着。你不给他有“偏门兴趣”?什么“偏门兴趣”?喜欢大汉啊。也是pun。

喂,听说阿基的基宫闹得很大件事。什么阿基基宫的,又一个“基”佬?你有问题是不是?巴厘式基宫又大又美,好像六、七星级的Four Seasons 度假别墅,你不知道?那人家有本事买地建基宫,有什么问题?也是pun。你自己没本事,讲人家,有空跟人家学学,不用自己开Harrier不过有Harrier开路,不要做基不过住基宫,不用上健身房健身不过身边有几条大汉,understand?也是pun。

老实说,我的朋友也开Harrier,她兄弟都很高大,我决定开车尾随她。至少这算是一个开始。

也是pun。

光怪陆离大头照

图片
多年前到纽约拜访好友,两个女人逛商场,朋友心血来潮把我拉进大头贴摄影棚。姐妹俩对着镜子呆呆笑,一声卡嚓后钻出摄影棚,机器就打印出颜色鲜丽的大头贴。女人给逗乐了,手忙脚乱你一张我一张往自个儿的钱包贴,笑得抱在一块。

既然这种大头贴是即兴之作,谁也不苛求拍摄的效果。大头贴流行了好些年月,大头照如今亦非国际护照的专利。

无论是欲望都市或田园山庄,只要有网络的地方就有Facebook的迹象。Facebook的蜘蛛织网,粘的是你是我的大头照。多年不见的朋友,一看说哟老了哇帅了咦变了,一张脸说的是一个人的性格和景象,无论是真的还是蒙的,是狼狈还是风光。

博客的泛滥也造成大头照之灾,标榜自己的特色可以从前后左右的摄影角度观瞻。大家迫不及待地渴望别人认同和欣赏,把握每一个机会暗恋自己和自己的想法。

仔细留意各种大头照,会发现几个现象。为了呈现一个想要别人看到的自己,大部分人会花一番心思,以各种不同的方式表达自己。

镜子自照:主角捧着摄影机在睡房或浴室的镜子前拍摄。这种犹抱琵琶半遮面的人像,通常会被摄影机挡住而看不清楚主角的庐山真面目。

和心爱的宠物合照:除了龙之外,凡是十二生肖的任何一种动物皆可表现主角的爱心和性格。有者索性以宠物的大头照取代自己,把真实面孔安全地藏起来。

情侣照:这种两个人亲密的大头照,通常只有热恋中的情侣或新婚夫妇选择上载。公诸于众的情感,是值得尊敬的。
卡通画风:用夸张和变形的电脑加工方式呈现自己,依稀认出样貌,同时创意十足。

爱宝宝爱得变宝宝:不用多说,宝宝就是一切。

标语代表我的心:主角手持标语牌,或穿标语短衫,标榜自己的政治立场、社会立场、环保立场、或只是展示比中指的图片表示不满。

近日平面和网络媒体纷纷在几百几千字的角落,刊登作者的样貌。无论是专栏或新闻报导,读者除了赞叹文字的内在美,还可以观赏作者的外在美,为媒体戴花圈添花香。

当然,写文章写报导的人皆光明正大,作品是作者引以为荣的骄傲。然而,“大马旅加学者”刘伯松在本月4日《东方日报》龙门阵刊登的,毫不忌讳地抄袭本人杨艾琳于6月28日刊登于同一份报章文荟版的一文,相隔不到一周,刘伯松copy and paste了不是四句而是四段,这就让人笑话了。

好笑的是什么?抄袭了刊登,连同正面大头照一张,唯恐天下不知抄袭者的庐山真面目。或者他希望读者旅加时,若在街上碰面可以打个招呼:『哟,刘伯松,最近抄谁的作品来着?』

(本文刊登于10…

零下四十度,够了

图片
猫的冷漠
是因为九条命
换着我
一条命就足以
冷漠

猫的孤僻
是因为九条命
换着我
一条命就足以
孤僻

够了,猫说
够了,我说
九条命或一条命
别再来惹我
我们的血零下四十度
够了。

刘伯松你不知你做了什么

图片
关于刘伯松抄袭文章事件,今天放工回家途中终于想明白。不是明白为何刘伯松要抄袭,而是为何他令我难受到今天。

事发当天,顾大哥说我为何沉不住气,我开始也不明白自己为何这么大反应。虽然说抄袭是令人鄙视的一件事,可是心里就觉得他偷的不止是我的文字。

现在我才想明白,若刘伯松把整篇文章完完整整地再循环,只是把作者换上他自己,我也许还能忍受。但是,刘伯松盗窃的不止是文字,他把我对一个人最后的美好感觉,拆得支离破碎,再漫不经心的凑合一些文字,拼成另一篇文章。

可以说,他盗我哪一篇文章都可以,就是不能盗这一篇。这不是一篇凑死人热闹的文章,这是诀别的最后一封信。最后的回忆,变酸。留下的记忆,被刘伯松强奸了,截肢,再占为己有。

刘伯松你不知道你做了什么,也不可能知道。你把我拭眼泪的纸巾,擤鼻涕去了。

猫还是看不起猫

图片
又有人说
狗和猫不一样
猫会爬树又冷酷
它比狗强

偏偏猫喵也不敢喵
不喵的猫怎么会是
好猫?

然而狗儿汪汪叫
叫了等于白叫
到头来两者一样

猫就是看不起猫
狗或许看得起狗
狗即使看得起猫
猫还是看不起猫

猫再也看不起猫,甚至狗

图片
有人说
这狗怎么长了个猫样
看来
狗也不过如此

于是猫因为看不起猫
又因为狗像猫而
看不起狗
它开始享受家里的
晚餐

猫从此不溜达
它逐渐发胖
慵懒地卷在沙发上

没有等待的日子
猫再也看不起猫
甚至狗

猫再也看不起猫

图片
猫在外溜达
它不想家
在邻家的窗户
凝望 另一只猫
和它的晚餐

猫的脚步轻巧
却不小心打翻了
一盆花
屋里的猫抬起头
隔着窗
喵也不敢喵

它跳上屋顶
窗户变很小
它坐在屋檐
猫儿不见了

猫决定回家
吃那碗冷了的晚餐
猫再也看不起猫
狗,不知会否一样

某些博客和媒体的情事

图片
政客决定找几个情人
让他消遣
帮他说话
有必要时
撒个美丽的谎言
再请她们吃顿
烛光晚餐

政客的情人
写情书的写情书
撒网的撒网
收了钻戒
让阳痿的男人养
连父亲姓啥都忘

情人与情人较量
都捧自个的男人壮
政客吃饱剔牙
看女人扯头发扯皮扯后腿
情人不是爱人,他说
去按摩院?走吧。

(载于《风云时报》

刘伯松啊,有本事抄完呀!

图片
刘伯松这个“大马旅加学者”今天在《东方日报》龙门阵的专栏,刊登了大作。刘伯松平日在《东方日报》名家及龙门阵评论国际政治,堂堂的一个大人物。

唉,刘伯松啊刘伯松,你怎么这么糊涂啊?要抄袭就抄张爱玲,怎么抄我杨艾琳这个写专栏不到一年,默默无名的小女子呢?

本人在2009年6月28日于《东方日报》文荟版刊登一文。刘伯松你看了喜欢,就算喜欢得朝思暮想,也不至于原汁原味cut and paste。也许年纪大了,近日才学会cut and paste,迫不及待的想大展身手cut and paste一番,我不怪你。不过想来你住在加拿大这个洋国家也有一段日子了,不会不懂quote人家要记得type人家的名字,来来,晚辈教你,你type, 杨艾琳说:『xxxx……』,就这么简单,一点也不难。我爸他读书不多,七十多岁人早都会这么type这么quote了,更何况是刘伯松你这个“大马旅加学者”呢?

刘伯伯如果年纪大,记性不好,想不起今天这件事,不怕,杨艾琳不厌其烦的前后两篇对照给你看。

杨艾琳原文:『他这一生从黑一路走到白,一而再,再而三地自我塑造完美的麦可积克逊。然后每个人,都不想放过他。社会的眼光向他施压,因为他是黑的;社会再拼命撕烂他的面纱,因为他变白了。刹那间,麦可成了无法分辨的色码,数字混淆了一个没有种族分别的理想,无色乌托邦最终崩溃坍塌。』

刘伯松抄:『他這一生從黑一路走到白,一而再,再而三地自我塑造完美的麥可積遜。然而很多人,都不想放過他。社會的眼 光向他施壓,因為他是黑的;社會再拚命撕爛他的面紗,因為他變白了。剎那間,麥可成了無法分辨的色碼,黑白難分,族別模糊,有人說,他變成了一個「歐亞婦 人」,混色族人。他突破種族類別了。』

杨艾琳原文:『麦可的走,惊叹号可以省下。』

刘伯松抄:『他的走,驚歎號可以省下。』

杨艾琳原文:『张国荣的选择足以令人恍惚一阵甚至一辈子,麦可的悲剧下场只等待工作人员清理换幕,有谁黯然神伤。』

刘伯松抄:『而他的舞台悲劇下場似乎只在等待著工作人員清理或換幕,有誰黯然神傷?』

杨艾琳原文:『麦可猝然断气的那一刻,生命的终止成全了他。即使谁再追问,麦可你是娈童?同性恋?双性恋?他无法,也不需要回答了。还有什么比这更圆满,即使留下高达五亿美元的债务,谁能说他还在乎?』

刘伯松抄:『麥可猝然斷氣的那一刻,生命的終止成全了他。即使誰再追問,麥可你是孌童?同性戀?雙性戀?他無法,也不…

讲究死活好看

图片
友人晚间看了《送行者》,来电问我之前看的时候,哭了哪一幕?是不是他帮那个死得很难看的女人化了很美的妆?还是广末凉子把小石头放在他掌心的那一段?说真的,我忘了。昨晚看着电视荧幕上的麦可积逊,想像日本入殓师熟练地帮麦可更衣、上妆,仪式庄严优雅。麦可的鼻梁依然高挺,下巴坚毅,皮肤白皙。

死者会在乎死后别人如何处置他的遗体吗?还是处理的方式和过程,仅仅是身边人的一种慰藉?

偏偏有些人死得很『烂』,比如说炸碎了,简直无法拼凑回一个完整的形象。入殓师要是接到这样的一桩生意,会怎么处理?这绝对比《送行者》开场时,年轻入殓师手持面巾,伸入被单底下帮女死者净身时,抹到下体突然发现阳具的情形更尴尬。

许多人看了《送行者》都遐想浮漾,心想:『如果我死后有专业入殓师帮我打包得漂漂亮亮就好了..』既然希望死后好看,人活着,更讲究好看的学问。

6月27日网络媒体《大马镜内人》有一篇文章,题目为。作者Adam Leroy赞扬首相夫人罗斯玛好看,说『只需翻开每天的报章,每一张照片她都显得完美无瑕。看她柔软蓬松的秀发,容貌姣好。还有那双眸--那么的调皮,勾魂摄魄!』

作者Adam觉得第一夫人的魅力,若穿起旗袍或纱丽出席任何宴会,会把『一个马来西亚』的理念发挥得淋漓尽致。他还说『谁晓得有朝一日,人们会把她和戴安娜王妃相提并论。歌曲赞扬戴安娜的不朽,而难忘的罗斯玛她是朵永远盛开的花。』

说到戴安娜王妃才想起她死得并不好看。1997年大马国庆日当晚的巴黎隧道,那辆黑色的奔驰撞得几乎面目全非,更何况是车里的佳人。不晓得英国有没有入殓师这个专业?棺木里的她,美吗?

死了,除了了不起的入殓师,似乎没其他办法死得好看。活着,却有万般方式,活得好看。除却衣着打扮,还可以喷喷虚饰浮华的词汇香水。记得这个故事,爱穿新衣等人夸耀的国王,遭骗子哄,纺织新奇的布料给国王裁缝新装。只是骗子说;『布料有一个特色,就是非常愚蠢的人,或能力跟他的职位不相配的人是看不见的。』后来虽然国王看不见新衣,却为了不想做个『愚蠢』和『不配』的国王,唯有称赞新衣太美丽了!

『好看』的虚实很暧昧。死了妆扮一番变个漂亮尸体,尸乐乐众乐乐。活的即使不漂亮,文字美言一番,独乐乐众也乐乐,只是彼此乐的领悟恐怕不太一样。往往人最得意的时後,人群中总会有个小孩突然叫起来:『国王明明光着屁股嘛!他身上什么都没穿!』

(本文刊登于3/7/2009《东方日报》龙门阵

在纪伊国屋喝咖啡用手机写诗

图片
(一)
写诗被诗写
恋爱被爱恋
写爱被爱写
恋诗被诗恋
恋恋自恋恋
诗诗为诗诗
恋爱写诗诗
诗为恋爱死

(二)
别假了
即使刷爆信用卡
你还是没有勇气


(三)
你把我托起来
再把我沉入大海
差点忘了
我是会游泳的

福建面杀人案

图片
怎么会有人为麦可自杀?12个歌迷为他死?即使爱一个人也不至于为他死啦,即使爱得要生要死『要』就好啦。没有了偶像,不就没有偶像。没有了爱情,不就没有爱情。怎么说都比不上没有福建面里的猪油渣来得重要。迷恋偶像和恋爱一样,是双向的,不是一灯一盏可以醉生梦死的事。福建面少了猪油渣,就不是福建面,还能吃吗?

她原本很喜欢吃这档福建面,每晚都光顾,默默地看老板炒面,嗅面香,赏老板双颊的汗。有天老板在面里加了猪油渣,她吃得忘我,醉了,她变得面一样软,一样Q。

有一晚,她走向前去,对板着面孔炒面的老板说:『我爱你炒的面。』

坐在一旁老板的女人突然站起身,老板的脸一阵抽搐。

那天起,福建面不再有猪油渣。她依旧每晚默默地吃,她懂。

这个晚上,吃了乏味的面,她终于忍无可忍。

『老板,Where is my猪油渣?』她说。

老板径自炒着火生火热的黑面,火焰飞舞,他目中无人。

『老板,Where is my猪油渣?Why no 猪油渣?』她心底的熔岩冒泡。

老板是『冥衣铺糊的纸人呆呆的黑白分明』,他除了炒面,还是炒面。

『老板,Where is my猪油渣?Why no 猪油渣?福建面no 猪油渣,还是福建面吗?』

她拉起牛仔裤,从跑鞋袜子里抽出一把刀,二话不说一把往老板心口插,拔出又插,插了再拔,插了七七四十九次,插得刀变了猪油渣,化成浓浓的油,腻腻的流了满地。

只是她忘了,炒面老板本来就是『冥衣铺糊的纸人呆呆的黑白分明』,不插已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