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目前显示的是 十一月, 2008的博文

男人的月经

图片
当作家果子离说灵修大师奥修认为男人也有经期时,口里的咖啡差点没喷到书上。奥修说男人每个月会有四、五天易怒烦扰,和女人一样,不同的只是女人月经是生理的,而男人的月经比较是心理的。果子离不信,但暗自记录情绪波动的日期,赫然发现大师没夸大其辞!

有个男性朋友辄爱说我性情大起大落,总是不承认自己晴时多云偶阵雨。两人沟通一会突然断线,对方传来嘟嘟声,莫名其妙。不问还好,追问只苦头自个招自个讨。谁叫男性霸权社会凡事处理不好,就往女人身上套个经期前症候群徵的罪名。

吊诡的事天天都有,有的男人经期除了焦躁,还会自欺欺人。没月经修行已经不容易,经期一到更不可能成道。可怜女人看不到男人的“大姨妈”,来经事没事先报道,想包涵容忍、谅解体贴也无从下手啊。

想起我的朋友和他时而暖如热炉、时而冷若冰霜的性子,本来还会纳闷还会苦恼不安。如今经作家和大师指点迷津,恍然大悟。全都是经事惹的祸,朋友,等月事走了再找你聊。

21世纪生存手册

图片
年尾不适合出国旅游,2001-2008的恐怖袭击都发生于8月至12月之间。凡是钱太多逼不得已出国消费者,请穿避弹衣观光。国内日子闷得慌的市民,钱存起来在家下载影片看。有钱人请别住五星级酒店,穷小子切莫投宿背包客栈。吃饭喝茶别去咖啡馆,儿童留在家里背唐诗宋词就算。请留意你的毗邻是否太善良,因为月亮升上他可能变狼。凡看到洋人记得快快闪,他们的金发叫一些人又妒嫉又发狂。从前以为不去西方就平安,谁晓得如今去印度吃咖喱饭也难。在街上蹲着走,以防子弹一个不小心擦伤。别坐火车飞机,就算走三年三十年都好过永远不抵达。随身带易容道具随时变相,学多几种语言方言 见人讲人话见鬼讲鬼话。他们的神圣是我们的恐怖,奥贝罗伊泰姬玛哈Leopold网咖转眼变坟墓。如果你想约我去哪度假,对不起你打错电话。

戴上头巾练瑜伽

图片
记得几年前在Brickfields习瑜伽时,很意外的见到英语界的学者时评人Farish Noor在堂上,穿着一身宽松的白衣白裤,和其他学生一起练习希瓦难陀瑜伽(Sivananda Yoga)。每星期的课都会从Surya Namaskar练起,由七十余岁个子瘦小温文尔雅的印裔老师示范,带领一班学生练习这个看起来简单的十二个姿势。肌肉伸展,四肢柔韧,聚精会神,调息缓气。Surya Namaskar英文一般上翻译为Sun Salutation,即“日敬”。
瑜伽大师希瓦难陀的著作《哈他瑜伽与健康》写道:“身躯乃渡舟,度人度己。”这本解释什么是哈他瑜伽(Hatha Yoga)著作的第一章,就是,而非膜拜兴都众神,如何念咒或念什么咒。他认为健康是金钱财富无法替代的,健康自然如婴儿的诞生。他随之解释身患疾病是因为底触了大自然的规律。与其为病魔缠身而怨天尤人,不如转移集中于其他更重要的事情。
班上除了Farish Noor之外,还有一位戴着头巾的巫裔少女,穿着运动裤和大伙一块健身,学习平和待人平静处事的道理。当然,道理不是老师用宗教的方式讲解,也不是唸咒文顿悟此理。一切尽在筋骨松络呼吸顺畅之间,雾释冰融,豁然神悟。
班上的学生,华裔、印裔、巫裔和洋人,不同的肤色背景,不同的宗教信仰,却一致追求共同的目标:健康与心灵的宁静。瑜伽这学问不关Adidas瑜伽服饰代言人妮妮阿末的事,就“日敬”的十二个姿势无关膜拜的礼仪。这十二个姿势没有古时印度崇敬日神的意义,就如这十二个姿势没有一个是双膝下跪,匍匐在地向真主的膜拜顶礼。
今天世界各地的瑜伽中心、健身中心、海边、山上、庙宇、厅堂,男女老少进行着这个科学证实有益身心的运动。它每个姿势有古老的名称,却没有宗教色彩。曾几何时“倒立”、“犁式”、“拱桥”、“鱼式”、“前伏后仰”、“莲花坐”、“眼镜蛇”触犯任何伊斯兰教义?反而其中一式“新月式”听起来其实还挺让人联想翩翩的。
作为一个有独立思考的人,无论信仰任何宗教,相信都拥有足够的鉴别能力,判定真伪优劣。当然,瑜伽的发源地是印度,练习冥想可藉一些梵文冥想词带入意境,比如OM。正如禅坐可藉唸观世音菩萨入定,亦可观息、观心。要是你是个基督教徒,你可以观想耶稣基督。要是你是个穆斯林,你可以观想阿拉。要是你是无神论者,你可观想风、海、天、大地,甚“无”。因为瑜伽的最高状态,如瑜伽大师希瓦难陀的著作《哈他瑜伽与健康…

书的性向

图片
书她神圣不可犯
宫廷式恋爱
一尘不染
饼屑它亵渎神明
消化掉附庸风雅
贞操印上指纹强暴的皱纹
和性自虐耗竭的快感

我的朋友她是剑兰

图片
朋友电邮一节歌词请我帮她翻译其中一句,I’ve travelled far enough to meet my own demise。Demise可译为死亡或结束。不知整首歌词,只好断章取义。单demise这个字,让我犹豫再三。结果仅仅凭靠个人感觉,从soldier这字眼走一趟遥远的旅程,一路上面具漂游虚伪浮动,等待一个了解自己的人,情愿被他俘虏征服,如身经百战的士兵,从沙坑里遥望Park Avenue的繁华虚荣。

“我的长征迎合我的终点”,我问她可以吗。然后她告诉我她在台湾看福特车的广告听到Daniel Powter 这首歌,Whole World Around。广告歌里漏了这一段,不知是故意还是无意,只觉得这一段有点意思。后来看了整首歌词,真的不怎么样,全词的微妙之处仅在这一节。

I’ve travelled far enough to meet my own demise
Seems like everyone I know still wears the same disguise
Take me, rape me, push me down
As long as I'm understood
Like the soldiers view from the bunkers to the towers on Park Avenue

朋友的感情世界是一盏点着的油灯,唯独找不到该照亮的人。也许油灯的光线太亮,搞得睡不着觉。一天不睡、两天不睡,拖几天几夜不睡觉,多壮的人都会垮掉,何况是个体质虚弱的女子。

依稀记得中学时候的她,华文学会搞得沸沸腾腾,学会刊物办得人心振奋。一群蓝色制服的少女之中,独她深深的酒窝甜得直往大伙疲惫的茶下糖。那时的她是席慕容的诗,是Degas的芭蕾舞女郎。听说,她用情很深。听说,她伤痕一直不结疤。我怀念中学的她,更加心疼岁月在她伤口撒盐巴。

朋友你的长征为你的周遭抹上淡淡苍茫,而苍茫它是不忍心遮蔽你的风华。你的终点不是结束不是抱憾,彻夜不眠最后天还是会亮。就算所有新新旧旧的梦境,被无良的现实盗版,你依然保存着你的一袭清纯,从沙坑里开一朵白色的剑兰。

或许你没听说过,把剑兰插在花瓶里之前,先在花枝末端烧灸少顷,然后浸入水中,可防止细菌寄生,不但不会影响花的生存,反而花朵会因此更灿烂。

选择性失忆《老夫子》

图片
《老夫子》漫画是华人社会普及文化不容忽视的一部分。谋生之余看一两帧“耐人寻味”和“妙想天开”,毕竟令人会心一笑。漫画大师王泽,简直就和《老夫子》画上了等号。

然而,谁为王泽半个世纪的功成名遂,盖了个问号?

二零零一年,中国奥运天津火炬传递手,著名作家冯骥才出版专著《文化发掘•老夫子出土》指出:“老夫子的漫画形象不是王泽创作的,它是已故漫画家朋弟四十年代初的创作精品。王泽剽窃朋弟的《老夫子》数量大、流传广、时间长,可谓当前国内文坛最大的一桩剽窃案。”经这一转折,这宗鸣冤叫屈的半个无头公案便沸沸扬扬一时,却因朋弟已不在人世而无从翻案。

朋弟(一九零七)和王泽(王家禧,一九二六)年龄相差十九年。朋弟原名冯棣,又名冯止堂,是个全面性的才子。他从事漫画创作主要是从一九三三至一九四三年,在京津的报刊发表《老夫子》、《老白薯》和《阿摩林》,幽默的表现中国市井小市民的众生相,以诙谐的人物针砭时弊,深为大众喜爱。据说五十年代的旧书铺,只稍花一两角钱仍可买到旧的《老夫子》。可惜文革过后,《老夫子》几乎灭迹,搜寻原版原作变得很困难。

后来老夫子因时代变迁,逐渐从社会淡出。这段期间里,朋弟从事插画工作,直至一九五七年,他重新提笔发表《老白薯出土纪》,怎知受到“反右”运动的批判,被指“右派的卷土从来”,从此封笔,退出漫画史的舞台。时值当时三十多岁的王泽甫抵香港,开始发表《老夫子》漫画,照葫芦画瓢,模仿朋弟塑造的人物形象和个性,声称是自己一九六二年创造的作品。而朋弟一生中画的一千六百幅漫画,被一场“文革”风暴刮得七零八落,剩下寥寥无几,著作权还被人全盘托去,死不瞑目。

参照朋弟与王泽的《老夫子》形象,两者外形衣著帽子同个款式,唯一的分别是朋弟的老夫子后脑蓄了一根小辫子。《老白薯》和《老蕃薯》也十分相像,只是老白薯神韵更市侩。朋弟有一帧四格漫画,画了老夫子和一位穿旗袍的女士跳社交舞,老夫子鲁钝的踩到她,引来女士愤怒的踹腿,结果两人坐在地上神情痛苦。王泽的其中一帧四格《老夫子》,除了跳的是的士高舞、女主角是瘦瘦的辣妹之外,故事情节一模一样。这样的巧合太匪夷所思了。

一直到八十年代漫画家黄冠廉拿王泽的《老夫子》给朋弟看时,朋弟身患重病脑已萎缩,默默无言,淡然以对。而王泽则家喻户晓,闻名四海。王泽掩耳盗铃的行为之所以能够瞒天过海,全因为当时香港和内地信息不通达,才导致今天世人仍信仰着一个天大的谎话。

二零零一年八…

秘密的纺线

图片
她在纺织那秘密的线,从这边牵到那一边。他在线上吟诗,片言只字零碎的洒落,玫瑰她怀里。玫瑰她把它编成一个花环,轻柔的套在他的负担。沉甸甸的他摆脱黑色的诗章,踩着蘸墨的步伐,走过大雨滂沱的地方。雨声和水洼,墨水和泪水,沉寂和喧闹,和湿透的她。穿上一身的玫瑰花瓣,水珠一颗颗滴下。一圈又一圈,她纺的线她慢慢的卷。一步又一步,他的顿宕他的渐渐靠贴。贴在她脸上的呼吸,吹进她耳里的温柔嗓音。

当玫瑰决定绽放的时候,是他心躁不安的最初。羞怯的火花燃烧了寂寞的灵魂,四周闪烁着星光。宇宙的创造就在她纺织的那一条,秘密的纺线。
他不介意等待,她不在乎期待。他不介意远远的观察,她不在乎无常的幻化。他和她在黑色里发现不同的深浅,她和他在蓝色里看见海和天。她放的线,他收的弦。不在乎月亮是否悬挂,不在乎星空是否灿烂,不在乎黑夜落幕白昼会否升起。不在乎迷路过后会否相遇在章句,不在乎朝九晚五不介意三天两夜,不在乎一瞬之间不介意漫漫长夜。
一只巨鸟飞越那秘密纺线,扑着翅膀风它古老的催眠,吹得他好昏沉,吹得她好腼腆。那纺织的线,始终从这边牵到那一边,牵着浪漫诗篇,牵着玫瑰的狂野。牵着梦里的睡眠,牵着清醒的惦念。
当他心躁不安的时候,玫瑰默默的渗入在雨中。当他寂寞的时候,羞怯的火花她点燃。他和她的忙碌世界,留了一个秘密的空间,他带她进入那里倾说缠绵,她陪他走入那里细诉旖念。宇宙的永恒坚于他守护的那一条,秘密的纺线。

当洛尔迦遇见达利

图片
主角:洛尔迦Federico Garcia Lorca 诗人、音乐家
主角:达利Salvador Dali画家

当洛尔迦遇见达利,男人爱上了男人。洛尔迦的诗和达利的画形影不离,他们散步于朗诵声中,泡在光线与黑影之间。西班牙与西班牙,艺术与艺术,泥土与泥土,尘灰与尘灰。诗有了画的风力,航行于汪洋大海。画有了诗的伴奏,吉他悸动荡漾。

当洛尔迦遇见达利,白昼不醒,夜空不寝。诗歌和画在吉普赛的铃鼓声中,沉吟起舞。吟咏画的孤独,歌颂诗的寂寞。

当洛尔迦遇见达利,诗看不见的欲望,有了看得见的迹痕。所有的亲吻绞了结,浓稠了血凝成苦痛。洛尔迦学习伪装,不愿意面对世俗的惩罚。西班牙崇拜洛尔迦的诗,却往他的爱情围墙撒尿。

一阵枪声,带走了诗人,留下了诗。当洛尔迦遇见达利时,他没想到,临终忘了做祷告。

(点击聆听Leonard Cohen 献给诗人洛尔迦的歌。)

苦涩的风,你什么居心?

图片
从溪谷吹来
逞开窗户
正当我把你衣在怀里的时候?

将我们推倒,扯落

推倒了,扯落了
我俩的血潮汐退去
风你还居什么心啊
难道还想每一刻更难过更苦涩?

把我俩分隔。

(诗译:杨艾琳/风)

What does the wind of bitterness want
(Miguel Hernandez)

that it comes down the gully
and forces the windows
while I dress you in my arms?

To overthrow us, pull us down.

Overthrown, pulled down,
both our bloods receding.
What more does the wind want
more bitterly each moment?

To part us.

华教对不起柯嘉逊

图片
华教最对不住的,算是柯嘉逊了。把他请到新院,就顶着个“冤屈、诋毁、耻辱与谴责”的帽子,路还没走到尽头,就开个偏门把人请走了。

对一个有内涵的知识分子来说,能付出于建设是最珍贵的,所付出的受尊重也是最宝贵的。如今华教发展的趋势,就算柯先生拍身上的灰尘,也拍不掉灰冷的心,就算有扭转局势的能耐,也扭转不了华教寿终正寝的结局。
是时候写挽歌了,奏一首葬礼进行曲,哀悼十载新纪元学院今日的沉沦,以辞遣哀。这一块曾经是落实华教使命者向往的净土,踏过了才明白,原来肥沃的土地害着华社的通病 --- 官僚色彩,排除异己,结党营私…
离开的时候,有些话该说,有些话有保留。对一个风度翩翩的君子而言,挥手道别之余说些激励祝贺的话再平常不过了。但是换着一个风度翩翩,却含冤受屈痛心疾首的君子,这一席话举足轻重。
他说:“对付破坏,最好的答复就是建设。”一语道尽今天华教的要领。眼前的景色,只见断壁颓垣,荒凉满目。想起当年“背起华社心血的凝聚力量,即使面对严峻的考验,我们仍然锲而不舍、携手并肩,建 设每一砖每一瓦每一点每一滴,建设这所“多元开放,成人成才 ” 的民办高等学府——新纪元学院。”
是的,老地方不再,华教的旧情不再是往日的坦率纯真。“叫人心疼且难以置信的是,新纪元学院的破坏,并非毁于外界势 力,而是毁于自家人的内部斗争。” 骤然一惊,即使一草一木皆有情,无奈人心难测。有人爱穿新衣,有人爱结新欢,有人贪图私利,有人不择手段。
也许失落了一阵,或许惆怅了一宿,想起当年的壮志未酬,如今人去楼空,留下满楼的黯然神伤,满院的残花败絮。
说不定一般的凡夫俗子早已挥挥衣袖不堪回首,然则,他的热血盈腔,无地可洒。对柯先生来说,流泪和惋惜是无补于事的。以他言必行、行必果的作风,柯先生选择与华教风雨同路一起走下去。
华教对不起柯嘉逊,不等于诀别柯嘉逊。请走了柯嘉逊,不代表华教就能安息。柯先生不止一次语重心长的对华社说:“让我们重新建设、建设再建设!”唉,那边的人就别再吸大烟了,醒醒吧,当愧疚悄悄叩响你的家门时,可能太迟了,到时只能为远去的亡灵送上一片哀思,或许根本无人为你哀思。
(本文刊登于21/11/2008《东方日报》杨城蓝井)

Voina,你们在想什么?

图片
他们把骨髅标志投影放射在俄罗斯国会大厦,如毒药瓶上的危险标志,如海盗船上飘扬的旗帜,绿色的激光把国会大厦闹了个笑话,嘲讽俄罗斯新富的奢华蒙蔽了中下层的苦与悲。艺术家的政治观点像一个舞台上的小丑,看了滑稽,忆始悲戚。年轻人,你们在想什么?

他们窝在车库剪接拍摄的影片,椅子上摆着一架手提电脑,地上几个简单摄影器材,为游击式街头剧场的记录,竟然带来俄罗斯博客榜首的点击率。

他们每一场演出都出人意表,引发争议。他们出其不意的在地铁厢里,以美食伏特加哀悼俄罗斯诗人Dmitri Prigov。在国际劳动节那天,他们捉了一只活猫,丢在麦当劳的柜台上,小流氓的小动作,导致其中一个成员被起诉。年轻人,你们在想什么?

今年三月俄罗斯新一任总统德米特里· 梅德韦杰夫(Dmitry Medvedev)丑陋的获胜,轻松的从他的前任总统普京先生继承入住克里姆林宫。这次大选令许多俄罗斯人不舒服,一些证明对克里姆林宫形成较大挑战的反对党候选人被禁止参选。所以梅德韦杰夫好不费力的在一场没有对手的竞选中,赢了大约七成的选票。

就在胜利的前一天,五对男女,包括一个四天后生产的孕妇,悄悄的在莫斯科生物博物馆,宽衣解带,拉开写上“为继承人小熊熊交配”的布条,集体性交,揶揄梅德韦杰夫。Medvedev在俄罗斯文解释为熊。年轻人,你们在想什么?

Voina(战争)玩的游戏,很危险很惊悸。当俄罗斯洁白的雪地,印着你们又深又黑的足迹,艺术和它潜伏的意义,在冷风中打了个寒噤。年轻人,你们在想什么?如果我没猜错,你们只是想在感冒的时候,猛猛的打一个大喷嚏。

东方日报的广告

图片
今天的东方日报
有一则全版广告
初看时莫名其妙
后来越看越奇巧
本来觉得很好笑
怎会有人烧钞票
看多两遍如刀削
寒风刺骨冷又峭
登的人想必心绞
气得怒火尽狂飙
正义正气和正法
倒进镬里杂着炒
皇上天天不早朝
后庭没完又没了
华教斗士忙进谏
皇上哆嗦躲后院
猪三狗四梦甘甜
英雄好汉叹含冤
善心人士前相劝
可怜人命当草菅
华教怎会有今天
那得多谢叶新田

图片
撑是手托掌,掌托腮
腮是满满一个月的思念
思这心里的一亩田
念着今天这心情
情有青青的隐情
隐这焦急的耳朵
它听不见你心深处的声音
音呆呆的站在烈日下
等待雨天
和撑伞的那一个人

长相厮守

图片
应该失忆的时候
我们清晰的记起
你的伸手我的保留
和一切不可能的结束
应该回忆的时候
我们选择忘记
你的难言我的隐痛
和所有不该见面的理由

我不懂我不想懂
宁愿牵着那看不见的手
你不懂你不想懂
只想亲吻那触不及的颤抖
就算我们最终还不懂
至少你我都曾经心动曾经感动
也许我们从来就不想懂
但愿长夜漫漫长相厮守

应该相思的时候
我们难过的独守
你的付出我的接受
和不能在一起的难受
应该寂寞的时候
我们天崩地裂
誓不后悔誓不回头
宁愿淋湿了也守在雨中

我不懂我不想懂
宁愿牵着那看不见的手
你不懂你不想懂
只想亲吻那触不及的颤抖
就算我们最终还不懂
至少你我都曾经心动曾经感动
也许我们从来就不想懂
但愿长夜漫漫长相厮守

Turn on和Turn off

图片
英文有两个词非常有趣,一个是turn on,另一个是turn off。女人看到男人的胡子而“兴奋”,是turn on。男人的口臭令女人“厌恶”,是turn off。Turn on还有“出其不意而攻击”的意思,比如说那条温顺的狗,突然出乎意料的turn on主人咬了一口。

小学生上学,老师教导说警察叔叔是我们的朋友,他们捍卫正义,维持社会治安。根据“当今大马”报导,11月10日公选盟“黄潮日”的烛光周年集会,“警方在毫无预警的情况下,以强硬手段镇压并逮捕23人。” 出其不意被扯破衬衫、肚遭膝踹及拳殴,结果遭粗暴挟持的,不乏名人潘俭伟和刘永山。是的,警方居然turn on名人咬一口,就算不是恰好唱国歌唱到“Raja kita selamat bertahta”的部分,也turn on得实在没道理,一场平安集会的烛光遂之turn off。

当年明星凯蒂·霍尔姆斯与汤姆·克鲁斯婚后一年,凯蒂揭露汤姆 喜欢她穿西装外套加迷你裙,这样汤姆就会非常turn on。也许潘俭伟的橙色衬衫十分turn on警方,如他所说的,“衣服钮扣全都掉了,如果你们有拍到当时的照片,我看起来很性感。”这么一说,国歌声中逮捕藐视元首就不是关键了,关键在某些东西turn on警方,叫警方不得不“出其不意的攻击”。

这个说法就说到turn off了。Turn off 的另一个意思是“离开一条路而走上另一条路”。比如“这里我们就要turn off往滥权市方向的路开去吗?”虽然说集会不能“随心所欲”,要是“非法集会”,警方绝对有权利采用各种措施,解散非法集会。是不是集会者以武力威胁政府?是不是集会者抗拒法律程式的执行?是不是集会者以武力强迫他人做法律上不一定要做的事?也许你不知道,turn on 还有另一层意思,是“依某事而定”。比如“今天大家讨论的主要议题,是turn on必须废除内安法令与否?”是不是集会者事先没获得警方批准被turn off,所以只好turn on挑战尺度,测试警方的宽容度?

当然,turn on和turn off这事有点麻烦,要是turn on了怎么turn off?如果turn off了如何再turn on?这之间还讲究阴柔的功力,配合阳刚的冲击。玩turn on 和turn off的游戏,千万别粗手笨脚一根筋,要学会棉里藏针或针里藏棉。玩得尽兴时切莫忘记,当初是因什么turn on,结果…

桌面游戏

图片
搓成一团,搓得很细很细。十只手指那十个小精灵,徘徊于纸巾之间。她说过,纸巾的质地不能马虎。软的同时,要有点硬。硬的同时,依然能撕。撕的感觉,有些粗砺。粗砺得搓在手中,化为蛇婀娜蠕动。那蛇,钻出她掌心,缓缓爬行于手、于肩、于背,留下一条很长很长的痕迹,划过她身躯。

她继续搓着纸巾,搓成很多粒小小的球。白白的,雪花落。散在桌面任十个精灵拨弄,挑逗得雪球满桌乱滚乱动,撒野得真不像话。那蛇,爬到桌面上,伸伸舌,试探什么似的。精灵们惊惶的躲进掌心的庇护,等侯蛇等待它的轻举妄动。

她会心一笑,轻轻把手贴在唇边,望着他和他的高傲。他抓一把桌上的纸团,眼神里尽是蛇的笑影,随意的抛在她身上,嘴角勾着一丝暴戾。雪花撒,洒了一头发的白花花。手背是他的厮磨,刺痛得她不得不松开手,十个小精灵惊慌失措,说时迟那时快,那蛇一闪就缠卷了她的十个精灵,勒得紧紧透不过气,勒得她们降伏,勒得她们窒息。

她往椅背一靠,呼了一口气。他往桌边一倚,吸了一口气。这一呼一吸,交换的是雪地的寒气。这一靠一倚,交欢的是蛇的魅影。

人兽恋

图片
Z和R的世界是黑白的。Z的白色是明亮的,侠肝义胆,不逾矩。R的世界是黑暗的,隐秘难测,常违规。Z是飞檐走壁的侠客,R是暗店里的侍女。当Z遇见R时,宇宙浑沌,囫囵恍惚。

Z走进暗店,叫了一壶酒,点了几道小菜。店小二端上一碟豆腐,白嫩嫩的一双筷子怎么夹也夹不着。Z有点气馁的放下筷子,灌尽一壶酒,正当醉意正浓时,R如一阵风般出现在他面前。她手上的碗装着绿色的酒。Z江湖中混了这些年,从小与酒为伍,却没见过如此色泽的杯中物。还来不及回过神来,R已把碗搁在桌上了。

『喝吧。』她说。Z是江湖中人,对陌生事物戒备心强。可此绿酒有股魅惑的力量,无法抗拒。Z双手始终不敢碰触这个碗,更别说喝碗里的绿酒。于是他默默的望着碗,望着酒。

说时迟那时快,绿色的液体化为一缕青烟,迷幻的一拘,拘将拢来,当前搂住。Z白色的世界,顿时一片青绿。青,取之于蓝,蓝乃天色,蓝乃海深。Z被色笼罩,上天下海,盎然生趣。

这时,柜台前的侍女,突然间化为狸猫,趴在地上,跃上柜台。

Z知道,它是兽,他是人。兽因恋,终于成精。狸猫因Z而感动,吮吸Z的精气,呼出狐媚,呼出灵性,含笑着说,我知道你。Z愈是想躲开那蓬蓬勃勃的弧形毛尾,愈被毛尾系缚脖颈。狸猫为Z痴迷,尽管人兽不能长相厮守,只愿天地间长存这一段传奇。

恍惚间,狸猫屈跪于青烟萦绕的暗店里,降伏在侠义之前。侠客面对狸猫想入非非,是狸精之邪,有一点韵,有一点野。人兽之异,顿时幻灭。一切一切尽在青烟混淆之间…

马路如唬口

图片
对面的车撞过来的那一刻前,笑声弥漫。胆战心惊之余,我们才知道,车毁了,毁在一个亡命之徒手里。原来安分守己不等于安然无恙,奉公守法之余还是有顾虑的。

亡命之徒的Nissan Sunny也撞到不能行驶了,他只好下车,假装善意的建议我们让他走上山,以便安排他熟悉的修车厂来拖车。我们抄下他大马卡资料,却发现他没驾照。

一些路过的热心人士停下,欲提供协助。结果幸好有这些车主帮忙安排拖车,才不至于上歹徒的当。恰好一班便衣警察经过,认得歹徒的车牌而停下。原来几天前他们因特别任务上山,差点给同个歹徒撞车,追逐不果让他逃掉了。这回还以为歹徒自己撞山自食其果,那知把我们连累了,半边Ford Telstar撞得门都开不得,轮胎也撞歪了。

便衣警察一通电话,查到原来那辆Nissan在2006已报失,歹徒大马卡是伪证。于是我们随着拖车从金马仑迂曲的路下山,到怡保的交通警局报案。歹徒随车下山,却在警局警员众目炯炯之下,逃走了。我们摄下歹徒的近照,和案发的现场照,还有他相熟的修车厂地址电话,通通用不上场。交警没兴趣,手续没必要。

搁置“伤”车的停车场里,尽是拖车司机。一问之下,原来歹徒不是生面孔,而是常客。这可有趣了。没有驾照带着假身份证开偷车的人,可以进进出出交通警局,逍遥法外。2006年偷来的车,竟贴着2007-2008和2008-2009的公路税付讫证。

当我们知道在交通警局报案,最多只能发传票罚款,就决定到警局再报个刑事案,指控歹徒刻意撞车和没有驾照没有大马卡,因为刑事罪名成立才能逮捕拘留他,要是警方找得到他的话。

同样的,我们拍摄的歹徒照,案发现场照,歹徒相熟的修车厂地址电话,依然用不上场,手续还是没有这样的需要。交警说过,我们一年单单怡保就超过19,000宗车祸,言外之意是你们不过如此,没死没伤小事一桩。警局的警员说,没的事,修车厂赚钱那会赔上自己老命,最多在路上放块板让你自己撞山。

警员帮歹徒找理由倒是周到,完全排除修车厂赚钱阴谋论。我们几个平民百姓从案发到离开警局的11个小时里,思前想后依然百般疑惑:偷车仍可更新路税,伪大马卡可逍遥进出警局,没驾照可在路上飞车。

要是我是警察,我想我会先联络歹徒建议的修车厂,拿歹徒的相片查一查有否案底,但话说回头,可能修车厂某某有什么相熟的人,可能歹徒是什么人的朋友,可能偷来的车过几天有办法领回修一修,可能下回撞的不只是车损而是人亡…

想到这里,我开始焦灼不安。…

对调论

图片
记得当年初次踏入纪伊国屋时,真是名副其实的jaw drop。都门的书店,有那间比它大,那间书比它多。中文部的第一排书架,就摆放着一系列的文学丛书,后面两排也是,接下来是文学译本,经典诗词,目不暇接。看书人抚摸着书本书架,站起又蹲下,目视昏花。
多年后的今天,纪伊国屋的中文部再次令我jaw drop。第一排是“小品”,轻松阅读的骗人小玩意。几米的绘本占了三分一。后排是“旅游文学”,俗称游记。接下去是武侠小说,才到经典和诗词。文学摆在最后两排。
想起Bangsar的Skoobbooks。高高的书架把读书人夹得很安全,上上下下都是一些本地难寻的英文书,甚至还有电影剧本。虽然书有点皱有点旧,可能还缺个角,但是我永远珍惜那一本Taxi Driver 剧本,买回家看了几遍都觉得比电影好看。柜台后坐着的服务员,总是手上一本书,读得津津有味。除非你有疑问求助,他在你进门时打个招呼后,就埋个头钻进书里的奇幻世界了。
Tasmania也有间很小的二手书店,名为Déjà vu。店里的书架不对称,书本类别零零散散,却让我找到初版的钢琴大师Rubinstein自传,喜出望外。
波士顿的Newbury Street 在我学院附近,是优皮出没的性格街。路旁总有亮丽的跑车,戴太阳眼镜的俊男美女载着亚裔小孩,因为当时流行领养韩国柬埔寨中国小孩。这街有家二手书店,店面很窄却很深,每本二手书都包上塑料纸,种类枚不胜举。那家书店还卖了些黑白相片,摄的是作家画家诗人,店里书香味芬芳。
那天和朋友谈起现在的年轻人不看书了,讲着讲着结果只剩长叹。当前排书架和后排书架对调时,真知识和假知识对调,读书人和生意人对调,教育和私利对调,捍卫和自慰对调,剩下黄“霉”调留给谁听留给谁唱?

说情

图片
看过透明玻璃杯里的碧螺春吗?茶叶在水里舒展开来,一时间如海草珊瑚悠然摇曳,"白云翻滚,雪花飞舞",赏心悦目。那么的捉摸不定,却充满了魅力。然后,茶叶渐渐沉淀。清寂的卧在杯底,这时杯里淡淡的绿色,闻一闻是香的,品在口里是甘的。这味一直舒畅入喉,到胃里,紧绷的心灵松了口气,即放下何来牵挂,好茶毕竟有定心的作用。
有的人喝茶大杯大杯的喝,只要解渴就是了,什么滋味不是问题。有的人喝茶遵循茶道,注水投茶观色闻香,沏茶赏茶搞了半天才细细品味,这种喝法得有耐心有恒心。要茶道人和大杯人一道品茶很难,毕竟层次不一样。
市面上卖了各种便利茶,茶包搁杯里,沸水一倒,2分钟内就一杯洋茶绿茶瘦身茶。否则就三合一茶粉,有糖有奶即冲即溶,喝完就走,不用清理茶具。完全符合时代感,离开时踏着城市的步伐。
喝了这些日子的茶,各式各样的茶,我逐渐喜欢普洱了。这老古董陈香味儿醇厚回甘。虽入口略带苦涩,但甘露生津,沁心耐啜。当茶叶沉淀时,茶就出味了。
品茗回韵参悟茶艺,普洱之道对酌清雅亦有情。

老夫子≠王泽

图片
老夫子≠王泽,原创者乃中国漫画家朋弟!原名冯棣(1907-1983),早王泽(1926-)21年前出世。朋弟30岁就画《老夫子》和《老白薯》漫画,直至1957受反右运动批判而封笔。同个时期,王泽开始在香港发表《老夫子》漫画,声称是他创造的人物。
近年来作家冯骥才为朋弟打抱不平,王泽剽窃朋弟的原创漫画,竟斐声于华人与非华人世界,于是设法收集有关朋弟的资料和作品,出版《文化发掘·老夫子出土》,以揭发至今仍令人深信不疑的谎言!
请读冯骥才的《朋弟的老夫子与王泽的老夫子》原文。